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

蘇賡哲: 迫自己入死角

1月12日多倫多明報      
    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案是中共將自己迫到死角,這個彎很不容易轉得過來。 為甚麼抓了四個還不夠,非要將李波也「用自己的方式」弄走。大概是前面四人將所有的事都推給尚在羅網之外李波。從情理上說,這是可以理解的。狩獵者等待李波北上,偏偏李波知機不肯自投羅網,失去耐性的辦案者於是出此下策。 
    護主心切的人在這種死角位其實很難有作為。比較值得注意的是有人聲稱要先了解當事人有沒有走私漏稅、攜帶違禁品。事實是先前已有香港禁書出版人被指控這類罪名而且判了重刑。不過,既然北京的《環球時報》已出來指斥銅鑼灣書店「長期出版、銷售針對內地的政治書籍,大量編造虛假內容、惡毒攻擊國家政治制度。書店雖在香港,但它對國家造成的損害,早已越境進入內地,李波對此心知肚明。」這一來,將來的罪狀也只能是照這樣去擬定了。 
    吳亮星以友人傳訊方式指「五條書局友,是先後分別坐洗頭艇,偷渡回內地宿娼嫖妓,被公安當場逮捕,並被拍下片段為証。其中李某之妻子已收到丈夫嫖娼之相片,惟有死死地氣向警方銷案。」李波太太已直斥其無恥,吳也已為此道了歉。但看無綫電視在不求證真確與否的前提下,照播吳亮星所「收到」訊息,很易令人覺得,有些人正在殫精竭慮,不擇手段去構思解窘之道。拍下「嫖妓」片段是輕而易舉的事,又可以令「書局友」百辭莫辯。但這一來,《環球時報》的指控就落空了。所以此路不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