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7日星期三

蘇賡哲:雞與蛋孰先

1月14日多倫多明報      
    湖南長沙巿一輛巴士上,有搭客心臟病發,他拿出一萬元,請司機救命。 司機和另外兩人邊叫救護車邊幫病人服下他携帶在身的藥物,然後那兩人陪病人往醫院,誰都不肯收他的一萬元。 
    這件事情顯示的中國民情是善惡並存。惡的是病人知道現今中國的世道常是見死不救,事事非錢莫辦,所以拿出萬元求援。善的是救他的人辭金不受。然則中國民情是善,還是惡。 
    這是一個永遠不能用量化方式去解答的問題。十幾億人,不可能逐一去鑒別善惡,然後得出答案說,還是好人多一點,或者如香港本土派所認定的,多數是鬼國刁民。它只能憑各人的感覺去判斷。我的想法是,既然像社科院前美國研究所所長資中筠都聲言是墮落到難於藥救,那好人恐怕是少數了。香港本土派認為,有中共這樣的政權,是因為有中國這樣的人民故。但也有朋友說,先有中共,然後令人民墮落。客觀來說,這是相因相成的現象。大陸赴美學者陳破空說:「這有如『雞生蛋,蛋生雞』的循環,已經說不清哪個在先,哪個在後。毫無疑問的是,中國經久不衰的獨裁制度與冥頑不化的劣質國民性,已經構成惡性循環,成為覊絆中國跨入文明世界的魔咒。」 
    朋友說,只要獨裁者走了,大陸不用十年就可以民德歸厚。香港本土派則認為,一日民德未歸厚,一日獨裁者就不消失。魯迅說:「造物主的皮鞭沒有落到中國的脊梁上時,中國便永遠是這樣奴性的中國,決不肯自己改變一根毫毛。」當時,中共當然尚未執政。

5 則留言:

VAJRA 說...

儒家:孟母三遷,近硃者赤,近墨者黑。

佛家:互為因果,無始無終,無內無外。

匿名 說...


魯迅的話令人佩服。

匿名 說...

一切關鍵在「緣起」,拿個譬喻,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有個小女孩走失了,被妓院收養了,長大了做的都是操皮肉生涯,即賣淫為生。另一種緣起,小女孩被一個西醫家庭收養了,她長大了也做了醫生。假設一九五零年代的中國人走難到了英治的香港都變了好人,而留在大陸的都變了壞人,即蘇博士假如一直留在大陸,蘇博士也變了「阿燦」,「蝗蟲」,所以問題出於緣起,而非「有這樣的香港人,所以有這樣的政府。」重點在蘇博士的「緣」,而非蘇博士的「人」。

匿名 說...

「你是誰?你就是你自己所信的,所想的。」

「思想創造實相,思想改變,天地改變。」

「容格心理學:見花你就是花,見佛你就是佛。」

「如何想則如何變,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

「Mind is the builder:What you think , you become .」

匿名 說...

五零年代點解有一部份中国人願意冒生命危險走難偷渡到香港?因為呢班人喺中国被迫害,又或者唔認同中共嘅程度達致值得捨命一搏離開,而冇走難嘅人,一係就冇被迫害,或者因循苟且,甚至係因中共而得益。今日港中矛盾,某程度上係幾十年前呢種善惡之爭嘅隔世延續,根源在人,而唔係純粹隨機嘅緣,況且華人相信緣亦唔係完全隨機,善人自有善緣,惡人自有惡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