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2月22日星期一

蘇賡哲:重見驕倨之態

1月18日多倫多明報      
     讀中國近代史,滿眼都是「國恥」,所謂歷史分期的近代史開端,就是鴉片戰爭。 接著一系列西方列強再加上東方日本屢次侵華戰爭,使中國成為苦大仇深的受害者。一部中國近代史,也就是對列強的仇恨史。這種受害者心結,直到今日自稱大國崛起了,都還沒有消退,中國人不肯讓它消退,因為它先發酵後沉澱,變成凝聚排外向內的高濃度興奮劑,需要時一喝就靈。 
    然而中國人也不全都喜歡做呼天搶地的受害人。會反思的人傳播著另一種說法:「在近百年的時間裡,清政府先後製定過規範來華西人行為的各種章程,從西方人的飲食起居,直到性生活,事無巨小,悉數包括。中國人可以把私自入華的商人作為匪徒全部剿滅、可以把西方派往中國的使者關進監牢,甚至去北京申寃的外國商人都會遭到被拘禁的命運。以致曾在中國作過短暫居留的法國人拉佩魯斯寫文章說:『人們在歐洲喝到的每一杯茶,無不滲透著在廣東購茶的商人蒙受的屈辱』。」 
    敵視「西夷」的心態發展到後來,連西方使節都殺掉,還圍攻使館區。時至今日,終於有中國人為文說,八國聯軍是正義之師。 
    康有為畢竟是有識之士,他曾經指出:「當時之中國,何其驕倨也」。今天我們目睹的是,中國人恢復到「自我感覺良好」時,驕倨之態又復活了,所以金鐘先生說:「中國人素質低下,表現不佳,所到之處,不受歡迎,各國人對中國人劣評如潮。」

1 則留言:

匿名 說...

中國近代史最大的「國恥」是反右、文革及六四屠殺, 大陸愚民恥而不知, 更驕矜倨傲, 真的丟人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