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星期四

蘇賡哲:「女孔子」于丹

1月5日多倫多明報      
    陳破空所著《不受歡迎的中國人》,在台灣和香港極受讀者追捧,一個月內居然可以再版三次。也許有些中國人會不開心,覺得自己不是書中所說的那種德性,更可以覺得自己在外國頗受歡迎,這是因為十多億人裡面,總有一些例外。 就像中國在黑暗中,畢竟還有林昭、遇羅克、李旺陽、浦志強等志士。至少陳破空也是1963年出生於中國,在中國成長受教育,如假包換的中國人,他應該不認為自己怎樣不受歡迎。其實凡是魯迅、柏楊、鍾祖康們筆下鞭撻的中國人,只能說是一種普遍性。有「左膠」舉幾個中國的好人好事,就指陳破空這類文字是「歧視中國人」、是「極右派」、「法西斯」,「漢奸文人」,當然非常可笑。
    普遍與否,只能是一般人的感覺,不會有統計意義上的數據。不過,也可以從中國人喜歡的,熱捧的代表性人物作為典型,從而知道普遍性何在。例如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于丹,在電視上講《論語》竄紅,她去日本訪問及演講。其中一場演講地點是國際記者俱樂部。依慣例是和各國記者邊吃飯邊演講。但于丹悖然大怒說:「為甚麼要我跟他們一起吃午餐?不認識的人,我不一起吃飯!」主辦方解釋慣例如此,連各國領導人以至中國駐日大使都這樣做。于丹道:「大使怎能和我比?他們知道我是誰嗎?」甚至想和她溝通演講程序的路透社記者都被她轟走。
    這樣一個野蠻人,卻被中國人尊為「女孔子」,其他可想而知了。

5 則留言:

匿名 說...

于丹這個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以這樣的身教, 會培養出怎麼樣的老師, 不難想像, 而這些老師, 亦將誤人子弟, 培養出一批又一批的劣質國民.

VAJRA 說...

個人同意陶傑所言,現今中國大陸的現象不能代表唐宋的文明,想知唐朝人是怎樣的,可觀察日本,想知明朝人是怎樣的,可觀察南韓。

匿名 說...

于丹沒有當眾屙一坨屎 , 在中國已經達到高等文明的地步了 , 外國人太不理解蝗情了

VAJRA 說...

原因在於:在中共的體制下,你禮貌,守法,老實就不能生存,這稱為逆向淘汰,所以留下的都是壞人,惡人。

VAJRA 說...

在專制,獨裁,極權的地方,隨地大小便是唯一能感受到的自由,相信那種快感像在天體海灘互相裸體相對,男的條條揈,女的彈彈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