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2月6日星期六

蘇賡哲:中共得民心論

大陸人有飯吃便可,香港人飯也不須要
[2016-02-02]溫哥華星島      
    二十餘年來,我對中國海外移民和大陸本土百姓的觀察,結論是中共愈來愈得到人民支持,愈來愈得民心。 一個專制獨裁,貪污腐化,以暴虐手段對付反對者的政權而得民心,正是香港本土派興起的原因,他們改變不了十三億人,只好獨善其身。2014年,中國國台辦聲稱,台灣前途應由包括台灣人民在內的13億全國人民決定,引起台方強烈反擊,林飛帆、陳為廷等青年領袖指中共是大陸、台灣、香港甚至澳門人的共同敵人。
    他們錯了,大陸人民不以中共政權為敵,所以中共政權相當穩定,這也是中國民運一事無成的原因。顯而易見,台灣本土派對中國國情的體認,落後於香港本土派二十多年,仍停留在「六四」以前時期。
    所謂中共得民心,當然得的是大陸人民的民心。中共得民心的結論,有學術界的旁證。美國杜克大學從1990年代初期開始,對中國大陸民主程度一直有所觀察,2002年還在中國做了大規模民意調查。結果逾八成大陸人認為民主體制比專制好,民主體制適合中國,他們對民主的認同程度,高於同時期的蒙古、日本、菲律賓、香港、南韓和台灣。這個結果很容易引起我們誤會,以為大陸人民亟需我們心目中的民主政治。
    幸而調查者鍥而不捨,他們把民主分為人民需求和國家提供兩種情況,再作進一步調查。結果非常有趣:在上述國家和地區中,香港人覺得自己所得民主是最少的。大陸人民滿意度最高,他們覺得自己所得民主很足夠,高於其他地方(不過還有一點,即台灣人對民主程度的不滿,是他們認為台灣的民主太多了,多過了他們的需要)。
    這種調查結果解不了西方民主人士的迷惑。杜克大學再設計另一組問題,分別為「嚮往民主」和「支持獨裁」,結果他們得到的答案是大陸人民既嚮往民主,而又不反對獨裁。因而調查者得出結論,即大陸人民對民主的定義和西方不一樣。理論上,西方奉行的是程序民主,選舉是政府唯一合法性源泉。正如蔡英文在當選後多謝台灣人民把權力「借」了給她,等於是將來人民如果不滿意她的施政,可把借給她的權力收回去。
    但是中國人民並不重視政府權力的來源,他們對民主的理解是孔子孟子的民本思想。即是政府和人民的關係是君臣關係,政府怎樣得到權力不是問題,是否符合程序正義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政府的做法能否為人民帶來實際好處。杜克大學的學者把這種想法和程序民主分別開來,稱之為「實質民主」,我認為更貼切的叫法應該是「實惠『民主』」,民主兩字不嫌累贅要加上雙括號,因為它不是我們概念中的民主。
    這一來,問題就清晰了,事實上這二十多年來,比起毛澤東時代,中國人民得到的好處比較多,他們不在乎自己沒有選票,不在乎沒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以至宗教信仰自由,不在乎官商勾結、權勢者化公為私,不在乎環境生態破壞、道德全面滑坡,只在乎荷包一天比一天腫脹,他們覺得這就是民主,民主如果沒有飯吃,要來做甚麼?
    我們看到,中國大陸民間反政府的騷動無日無之,但騷動的人民並非質疑政府存在的合法性,而是政府某種措施損及他們的好處。不錯,中國從領導階層到民眾都想移民到程序民主的國家去,原因是中國如一家血汗工廠,從老闆到工人賺到錢,就想跑去輕鬆自由的地方享受所得,魚與熊掌兼得。

4 則留言:

幻影迷心 說...

天人看水是琉璃,餓鬼看水是血水,極樂世界的菩薩看水是七寶功德池,魚看水是宮殿。華人基督教認為「佛」是魔鬼,而西方基督徒則認為「真神阿拉」是魔鬼,至於中共得不得人心,乃見仁見智,因為一切事物從「妄想」生。

 

幻影迷心 說...

除非某國人都是癲的,傻的,否則他們應知那個人是對自己好的,那個人是對自己差的,感染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者例外。

匿名 說...

俗話說:官民一齊癲。

匿名 說...

中國做「民調」可能只敢說99.9%,但去北韓做「民調」則可以肯定朝鮮勞動黨和金正恩100%得民心!
如此「民調」只是100%反映了一個可悲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