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4月18日星期一

蘇賡哲:放逐與囚禁的得失

3月21日多倫多明報      
    中國大陸的異議人士在遭受整肅後,有因人而施的「放逐國外」和「囚諸國內」兩種方式。甚麼人應該怎樣處置,中共當然有一套利害得失上的政治計算。 迄今為止,他們的計算堪稱相當精明。只是有時動作顯得太緩慢。例如若一早將劉曉波放逐出國,大概就不會有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這回事。王丹和魏京生自被放逐後,聲光大為失色,而且是一日比一日低沉,現今他們對中國政治已毫無影響力。對中共來說,放逐是放對了。唯一比較有反彈作用的是余杰,原因是余杰去美國後,筆耕非常勤力,著作不輟,更特出的是他旗幟鮮明支持台獨,還三不五時就去台灣巡迴演講,他所釋放的能量沒有同類異議人士及得上。這應該說是中共失算了。 
    至於囚禁劉曉波,則是狡猾高明之舉。繼續關押得到和平獎的劉曉波,有著名評論人說:「這就使得劉曉波的擁護者、追隨者有了抗爭的最好理由。他可以甚麼話都不說,甚麼事也不做,他的錦州監獄每時每刻依然都在向認同劉曉波的人、向對現實不滿的人產生吸引力。多關劉曉波一天,就讓劉曉波擴大影響。他的精神感召力,和他個人的被神化,會使同情的聲音愈來愈大。」 
    現實顯示,上述預測的情況沒有出現,反而是劉曉波得奬時,中共官員說:「和平獎頒給劉曉波不會有甚麼影響力,只要中國搞好經濟就好。」他們說對了,只要有錢賺、甚至只要看來可能有錢賺,劉曉波就幾乎被遺忘了。

2 則留言:

PeaceWind 說...

對余杰這類活躍的海外異議分子,中共會做大概是不斷的去「關懷」他的家人吧。

滾雷 說...

王丹正在台灣任教,還有和中國留學生、台灣學生辦中國沙龍,甚至太陽花運動的成員都有他的學生,他和吾爾開希曾在太陽花時到過立法院會議廳和學生接觸,他現在也在電視、廣播、網路、報紙、雜誌上發表言論和文章,除了台灣深藍急統對他有敵意外,大部份的台灣人對他的印象還不錯啊 !而且前幾年他還曾因颱風過境香港,香港有民主派在機場與他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