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日星期日

蘇賡哲:古怪的教授

4月1日多倫多明報      
    友人任教於台灣某研究所,他目睹一位同事在評定學期考試成績時,只是將收來的一大堆試卷,放在電風扇前,然後口中念念有詞作禱告狀,一開電掣,風將試卷吹得四散,飛得最遠的給最高分,依次評分,還說是上天的意旨,必定公道。  
    這種不負責任的教授,其實不少,民初的黃侃在中央大學教「文學研究法」,總是交不出學生分數,屢經教務處催逼,就給出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人人80分」了事。 
    曾在香港中文大學任職的林語堂,看來很負責任,但他在台灣東吳大學執教時,評定學生分數的方法更奇特:他拿著學生名冊坐在講台上逐一點名,叫到的學生就站起來讓他察看相貌,依貌評分。這種做法可以說非常荒唐,但不知甚麼緣故,學生們非但沒有異議,還紛紛表示分數給得很公道。 
    葉公超在清華大學教第一學年的英文,採用珍奧斯汀所著《傲慢與偏見》作教材。他從不加以講解,上課就令坐在前排學生由左到右依次朗讀原文,讀到一定段落,他喊「Stop!」 ,問學生有問題否,沒有人提問,便讓旁邊的學生接續讀下去,直到下課。間中學生會提問題,他總是暴喝一聲:「查字典去!」知道他脾性如此,後來就沒有學生再提問了。葉公超的問題不是評分,而是教學不知所謂,但後人力讚這些古怪教授,說他們學問好,學生得益,比追隨循規蹈矩的教授更大。也許是課餘做功夫吧。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其實每個人多少都有這種傾向,用自己的喜好直覺偏見去評斷別人。佛經上說,不要信自己〈指妄心〉,妄心不可信,直至你得證阿羅漢果後,你可信汝意。〈如來有佛眼,菩薩有法眼,羅漢有慧眼,天人有天眼,凡夫有肉眼〉。「遠離亦復遠離,離一切諸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名諸佛」。有位網友,我一直以為她是港獨本土派,怎知她說同意大紀元的務實立場,香港無置身事外的本錢。

匿名 說...

以前, 知識是罕有而寶貴的資產, 教授身懷貴重資產, 受萬民崇拜, 對其一切言行均絕對支持, 縱使是古怪甚至荒誕的, 都絲毫不會質疑. 今天, 民智大開, 古怪的教授恐怕已無安身之所, 除了是專權獨裁的國度或偏僻荒涼的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