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5月6日星期五

蘇賡哲:一江春水默默東流

4月12日多倫多明報      
    所謂「土共」,我覺得有兩種意思,首先是中共隱藏在香港的地下組織,成員當然具備黨籍,相信要交黨費,「過黨的生活」。 但在他們的歷史上,又有「特事特辦」這回事,對一些社會地位比較特殊的黨員,可能待遇有別,會另作安排。據說,今天在港正式地下黨員已數以萬計。其次,土共也可以是傳統左派的泛稱,不必具備黨籍,其實是他們自己口頭上的「愛國群眾」,亦即以前港人心目中的「左仔」。香港67暴動,就是兩種土共合力演出的「代表作」。 
    時日飛逝,轉眼67暴動已是近半世紀前的舊事了。但只要中共存在一日,香港地下黨組織也一定繼續活動,而且看來地下比地上有利,容易操控,不會轉為公開組織。我比較注意的是「愛國群眾」這種土共的現狀。自從我提出,反佔領行動沒有土共參與後,很多人問,到底這種土共還存在嗎?67暴動時的土共,是左派學校師生、左派工會或企業職工,還包括曾德成家這類外圍支持者,聲勢相當浩大,如果這股中共的嫡系力量能維持到今日,就不必由周融、陳凈心、李思傿這些根不正、苗不紅的人去反佔領、去要求廿三條立法以反港獨了。 
    我的想法是,傳統左派的框架仍在,學校、團體、企業不曾潰散,反而更壯大了,但壯大的是框架,內裡的人卻起了質變。五十年前他們是備受歧視的左仔,所以能抱成一團搞暴動,今日卻是「翻了身的奴隸仍是奴隸」,做了「回歸怨婦」,他們有如一江春水默默東流,偶爾碰到塊礁石,才激發出屈穎妍這麼一個漣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