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

蘇賡哲:冷風景啟示錄

6月29日多倫多明報     
    銅鑼灣書店事件中的焦點人物林榮基告訴記者,他最喜歡的一本書是中國赴美學者李劼所寫的《中國文化冷風景》。林先生經眼的書很多,此書能吸引他一讀數小時而未能釋卷,應該有一定道理。 另一位中國作家高爾泰,也給李劼極高評價,說是「一個和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同一等級的學者,正在向我們走來。」不過,他筆下的「姬昌演易、楊朱貴己、白馬非馬」以至朱熹理學這種內容,恐怕已不容易引起現代中國人閱讀興趣,可能它就是另一度書林的冷風景。 
    我曾經談論過書中一些內容。例如李劼認為和基督相似的是墨子而不是孔子,這點可以接受;但將墨學不能像基督教傳播遍天下,歸因於墨子沒有像耶穌般被釘十字架,則是我不敢苟同的。我覺得此中一興一衰的原因,在於耶教對人世的超越,給人在苦難中得到盼望及安慰,是俗世中的精神止痛劑(反宗教的人可以說它是精神鴉片),這是墨子之學所缺乏的功能,沒有這功能,即使墨子釘上十字架,也不會是中國的基督。
    李劼寫得最好的是「姬昌演易所演出的那個封閉結構,後來具化為儒法兩家的共生和互補。自先秦以降,華夏民族在儒法兩家構成的文化心理牢籠內苟活了數千年,至今未見解脫,這個民族的奴性,這個民族有非常享受做穩了奴隸的嗜好」。被囚中的姬昌,「反過來為這個民族製造了巨大的既是制度又是心理的無形牢房」。也許林榮基先生就是受到李劼這啟發,抽了三根菸後走出九龍塘車站。

6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小時候,1960年代,我家住蘇屋邨海棠樓,兄弟姐妹,鄰居大都讀天主教,教會學校,對我成長有很大影響,為什麼要做好人?個人因為有「最後審判」,有天堂,地獄的選擇!我選擇天堂,也望家人能享受天堂!墨家的兼愛,近乎今天大愛包容的左膠,中學時有老師投訴她弟弟十分迷基督教,令她感覺像無了個弟弟!

龍象般若 說...

二十多年前,已故的空中結緣主持人葉文意說,墨家的兼愛是行不通的,假使面前只得一碗飯,給誰吃?當然給自己最親最愛的人吃,〈指給她母親食〉,這並無違反佛家的精神,由親及疏,由近至遠。日本,韓國也是儒家體系,問題是共產黨並非儒家體系的。菲律賓人喜歡向「前輩」發號師令,我很多朋友都有此恐怖的經驗!

匿名 說...

假使面前只得一碗飯, 最宜大家都分一份吃, 如果, 大家都已吃飽, 就送給別人吃.

龍象般若 說...

美國學校很喜歡問這些問題讓學生思考:

假使留落荒島,你想帶何人和你一起?醫生?律師?牧師?科學家?音樂家?男人?女人?為什麼?

假如要犧牲某些人,你會犧牲那些人?老人?小孩?父母?子女?自己?為什麼?

第一,第二樓,忘了一句:「不是不幫,而是自己能力有限,例如一個水上救生員,能力有限,最多同時能救三個人。其實能力所及,都應救。」

匿名 說...

由親到疏 , 是正常人的感情 , 一視同仁 , 是萬中無一的超人聖人。

匿名 說...

左膠或他的同類共產黨 , 假設大部份人都是聖人 , 結果搞到個世界立立亂 , 這是過去一百年驗證過的血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