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7月2日星期六

蘇賡哲: 轉變應分黑白是非

6月16日多倫多明報      
    加拿大和美國的公民可以隨意參加政黨,而且可以朝秦暮楚,任意更改黨籍。 在選舉時,甚至以甲黨黨員身分,將選票投給乙黨,也不會被人究問。但在香港,如果發生類似情況,遭遇就大不一樣了。 
    李怡先生早歲是左派中人,後來轉變為民主陣營健筆,近幾年本土思潮崛起,李先生的政論又一變而為本土派一面大旗。他因此被一位民主派的朋友罵為「先姓共(產黨),再姓民(主派),再姓本(土派)」的「三家姓奴才」。我想,其實政治立場上的轉變,是有黑白是非之分的。像李敖從挑戰威權統治,變成「一生只抬舉毛澤東和習近平」,這樣的轉變當然可恥,逆李敖的方向之轉變,則大可稱道。 
    加拿大人熟悉的名記者黃明珍,年輕時受林達光教授影響投奔北京,其後轉變立場回來,寫了《神州怨》,並向曾被她密告而遭受中共打壓的同學懺悔道歉,這樣的轉變也得到大家讚賞。奧威爾本來是帶有烏托邦理想的左派知識分子,曾在西班牙內戰中支持左翼的共和軍,經歷了現實和理想的衝突後,思想起了變化,寫出反極權的世界級名著《動物農莊》、《19841》,被稱為「一代人的冷峻良知」。又如漢學家林培瑞教授,曾信仰毛澤東的共產主義,但有了中國的親身經歷和體會後,也轉變為美國反共學者之中流砥柱。 
    不分青紅皀白,將政治立場的轉變一概否定,顯然是有問題的。香港本土派,很多來自民主陣營,是反共思潮的最新發展,而不是逆向投共。這是應該分清楚的。

9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覺今是而昨非,明天又覺昨非而今是,這樣覺法,只是幻覺,可知其人仍未「走出夢境」!

龍象般若 說...

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原本是支持前總統克林頓的民主黨陣營的,現在代表共和黨參選,共和黨人並不喜歡他,其中原因是什麼?我認為一個人的信念可以隨時改變的話,的確很難令共和黨人認同特朗普的忠誠!特朗普廣受民眾歡迎,只因全球流行反建制,反左傾,反移民,英國脫歐即是一例。

匿名 說...

人會成長 , 社會環境會變遷 , 執政黨也會不停調整政治路線 , 你是否華麗轉身 , 還是識時務冇腰骨之輩 , 是要看你具體是如何變的。

匿名 說...

100年前 , 共產黨是時代潮流所趨 , 被認為是反資本帝國主義的革命先鋒 , 但經過幾十年蘇聯中共等的政治實踐 , 証明禍國殃民 , 少年人熱血易受騙 , 經歷後反省脫共 , 正正是 , 正常人的心智行為 , 笑人是三姓家奴的 , 不如先驗下自己個腦。

匿名 說...

有轉變仲好過一生為共奴。

匿名 說...

話李怡係三姓家奴的 ? 是在蘋果寫文的古德明嗎 ?

匿名 說...

古德明自己逃亡跳船去到外國 , 才開口埋口自己是中國人 , 條仆街最開心係 : 最好香港人死晒犧牲晒 , 來成全他「虛幻的中國人」民主。

匿名 說...

古得明又吾知收能左几多,和周鎔,高志深,叻哥,爱港力,章嫏等,正一扑街冚家鏟,人地一早迷途知覺返,李怡先生,9月,希望你老人家和倪匡再出来幫幫斑年青人,争取入立會,争加話語權,多謝

龍象般若 說...

李怡先生親共時,我已反共,李怡先生親大中華時,我已疑問:「為何要統一?香港被大陸收回,很可惜!」李怡先生突然又本土,我有個疑問:「今個潮流過後,你又變什麼?」個人不喜歡跟風跟潮流,也不喜歡崇拜政治領袖,但並非反對「香港本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