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1日星期三

蘇賡哲: 虐貓與愛貓

8月30日多倫多明報      
    澳門赴台灣留學的「僑生」陳皓揚,陸續虐殺了兩頭小貓,在法庭裡外遭愛貓者圍毆和追打,狼狽不堪。 他自稱有心理毛病,會控制不住殺貓的衝動。這種人先要去接受精神治療,否則始終是貓界隱患。但其他心理毛病已各有一套療法,陳同學應怎樣醫治,恐怕要醫生花大精力了。我曾說過,魯迅作為一代青年導師,在中國的十年浩劫時期,只有他可以和毛主席一起垂範天下,但魯迅和陳皓揚一樣,也有非常嚴重的虐貓毛病。凡有貓入屋,他就控制不了自己,先將門窗全部關死,再拿棍棒將貓朝死裡打。最具諷刺意味的是,魯迅知道懦弱的人,只向比自己更弱的人揮刀。他在向小貓揮棒時,大概沒有意識到,此舉充分顯示,他並不是別人所想像的那麼勇敢。 
    當然他那個年代也有愛貓的人。其中表表者是他的同業、同是「左聯」成員的夏衍。夏每次在外面吃飯,總要帶些珍饈回家。兒子誤會,滿心歡喜,以為老爸為他帶來豐富的夜宵,不料夏衍罵道;「與貓爭食,下流」。有時,貓兒在家已吃得太飽,吃不下了,夏衍才讓兒子吃掉他的珍饈。啼笑皆非的兒子不免反唇相稽說:「吃貓不吃的東西,更下流。」在我的朋友中,愛貓甚於愛兒子的大不乏人。我最欣賞小貓天生善於處理自己的排泄物,這點比通街大小便的一些強國人還要文明得多。 
    在家鄉的松林間,常見不少小貓被人吊死在松樹上。據說是求福遠禍的迷信使然。無論求不求到福,施虐於如此可愛動物,必是懦夫。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信佛者不可殺生,對可愛的貓狗生起慈悲心容易,對老鼠蟑螂生起憐憫心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