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8日星期二

蘇賡哲:從儲安平看魯迅

10月4日多倫多明報     
    陸續有朋友和我談論,既然魯迅知道中共得勢後就會整肅他,何以仍然甘當自備乾糧的五毛黨,做中共的鼓吹手,至死不悔?
    要解答這問題,可以從儲安平入手。魯迅對中共的不滿,只是私底下向友人有所透露,儲安平則公開對中共提出具備真知灼見的強烈批判。他在1947年已經指出:「我們現在爭取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或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與無的問題了。」他甚至「坦白言之」:「今日共產黨大唱其民主,要知道共產黨在基本精神上,實在是一個反民主的政黨,就統治精神上說,共產黨和法西斯黨本無任何區別,兩者都企圖透過嚴厲的組織以強制人民的意志。在今日中國的政爭中,共產黨高喊民主,無非是鼓勵大家起來反對國民黨的『黨主』,但就共產黨的真精神言,共產黨所主張的也是『黨主』而決非民主。」 
    七十年後的今日,必須承認儲安平對中共的批判堪稱鞭辟入裡。但是在1949年,儲安平在改朝換代之,面臨「走」與「留」的選擇,曾經留學英國的他,可以說國外是天大地大任飛翔,他卻選擇投入和法西斯黨沒有分別的中共懷抱。何以故?論者說,原因有二,一是「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二是他支持社會主義。這兩點他認為比民主自由更重要。其實,魯迅和今日的「自乾五」,對中共的認識可能不比儲安平差,他們仍願意忠於中共,就因為他們覺得有些價值(例如大國崛起之類),比民主、自由、人權重要,也比自身安危更重要。

4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一者, 有出於恐懼,身不由己的,挖你的眼睛, 不怕?

二者,. 有出於「我執」,夢中不知夢,於無我中以為「有我」。

龍象般若 說...

簡單說,可能只是選擇錯誤,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或怕上錯床。我們活在彼此想 像之中。

龍象般若 說...

當時的人認為國民黨是壞的,所以共產黨是好的。人們誤以為共產黨是加拿大那種「社會主義」,魯迅也許亦跌入這種邏輯謬誤吧?

匿名 說...

中國人普遍有賭性, 當權的很壞, 就讓其他人試試, 說不定會很好呢, 結果卻是, 新上場的, 比舊的更壞, 這時候, 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