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蘇賡哲: 民主派何以多內訌

11月8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民主派的惡疾是內訌,發展到今日的圍攻游蕙禎、梁頌恆,已有病入膏肓之象,傷口要癒合恐怕不可能了。表面上看,這是性格偏狹,欠缺容人之量的結果。不過,我覺得倘若我們以楊寶熙這位前國粹派作為一個觀察角度,可以得到另一種看法。  
    楊寶熙參加反831框架的佔領行動,直至被捕。似乎很激進,其實她一早呼籲撤退。在激進派眼中,這就是如假包換的「老餅左膠」,甚至「內鬼」。她在事後的自省中表示,雖一面呼籲撤退,但內心又矛盾地向佔領區跑去。我相信她不是為當內鬼才這樣做,而是因為以前的經歷。太多人天真地以為,既然大家都在吃催淚彈、吃胡椒噴霧、吃警棍、被捕留案底,就是同一條戰壕內生死與共的戰友、同志,就一定有和自己一樣的見解、一樣的思緒,而至一樣的立場。到發現原來別人另有一套思路時,立即可以反目成仇。這是因為忽略了戰友、同志來自五湖四海。本土派的年輕人,怎會想到身邊這位勇敢的女士曾是江青四人幫的支持者,甚至六四事件發生後,對屠民政黨仍未死心,她對中共「再無懸念」的背棄,只是為了江澤民讓資本家入黨。同樣道理,這位勇敢的女士也很難理解,身邊奮戰的年輕人何以對港英不勝戀慕,她之所以成為國粹派,正是反感港英的統治。其實本土派和她的差別,比本土派和建制的差別更大,因建制派也反四人幫。 
    感謝楊寶熙的坦誠自白,她提供了一種民主派多內訌的答案。這只是個孤例,但已可說明多種背景有別的人跑進同一戰壕就有此後果。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童年時候,先入為主,的遭遇,所受身教,很重要, 學壞手門,很難改,童年係一張白紙,見花你就是花,見佛你就係佛。




龍象般若 說...

末代港督談「講毒」

https://archive.org/details/sd2016120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