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5日星期四

蘇賡哲:入黨是一種心魔

11月12日多倫多明報     
    一個人熱切希望加入中國共產黨而不得,可以成為難以痊癒的心理創傷。司徒華在共青團超齡後,中共不肯讓他轉為黨員。 他去澳門找到共黨負責人哭訴不果。直到數十年後的1984年,許家屯邀請他入黨。他不是拒絕,而是要對方解釋清楚昔年何以拒絕他,解釋清楚,他才肯考慮答應與否。 
    比司徒華做得激的是新疆一名邊防軍戰士。他一直希望入黨而不得,憤而偷越國境投奔「蘇修」。去到蘇聯,他馬上將對中國領袖的崇拜急變成為對勃列日涅夫的崇拜。他將一個俱樂部掛著的勃列日涅夫畫像私自拿回住處,壓在桌上的玻璃板下,再用紅布條鑲在四周,畫像前供著玻璃瓶插上松枝,松枝上掛著一首仿毛語錄改寫的「快板詩」,用以表達他的忠心:「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蘇聯共產黨,我一顆紅心獻給蘇聯共產黨,永遠跟著蘇聯共產黨中央」。然後,每天像念咒般對著畫像表忠。可是蘇聯人看到他的表演,只有駭笑而已。同樣是個人崇拜,蘇聯沒有中國人這麼瘋癲。沒有一個蘇聯平民如此熱愛勃列日涅夫,沒有人在自已家裡貼他的肖像。 
    蘇聯始終沒有讓這名戰士入黨。他一怒之下,將勃氏畫像的眼睛挖了。警察將他抓去罰了十五天勞役。 
    毛澤東說過:共產黨中的好人死光了,剩下的都是渣滓。可知要做一個正直善良的黨員就很難生存。但入黨有心魔,甚至有人的父親剛在黨所造成的大饑荒中餓死,翌日他就跑去要求入黨。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強者認同,討厭弱者,甘被收編,寧我負人, 不被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