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0日星期二

蘇賡哲:剔除《背影》

10月23日多倫多明報     
    朱自清在後期作品中,很坦誠地披露,其實他沒有一個《背影》中那麼慈愛的父親。 老人家包二奶,又丟了職,所以對兒子好,希望兒子讀完書,將來把收入交給他,但未如所願,便將朱自清的妻兒逐出家門。讀者只要擴大閱讀面,翻翻朱的全集就知道了。但喜歡閱讀的人不多,即是了解真相者亦不多,所以中國大陸在1949年後的教科書中,曾經選收了這篇文章。後來,它又從教科書中被剔除,原因卻和朱自清披露真相沒有半絲關係。 
    五十年代初,南昌巿郊奉新縣一名中學教師,投稿給河北省最具權威的《人民教育》雜誌。他說:「現在我國面臨的三大政治任務是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鎮壓反革命。我看,《背影》與這三大政治任務之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背影》著力描寫的父親,只不過是為人父者出於本能的感情,我們班上學生的父親,三分之一是地主成份,有些學生的父親,甚至在我們大張旗鼓鎮壓反革命時被處決,在這種背景下宣揚父子情深,恐怕恰恰會勾起這部份學生對人民、對國家的仇恨。」他還聲稱,《背影》作者的三次流淚是林黛玉式感情脆弱的淚,毛澤東時代的青少年只可以流歡樂的勝利的,或仇恨敵人之淚 。 
    教師的文章發表後,得到雜誌編輯部認同,經過一番商討後定性,《背影》被剔除了。朱自清當然不能預料,他曾經扭秧歌慶賀過它誕生的政權,排斥他的《背影》,不是因為他披露的真相,而是這個新政權殺了太多年輕讀者的父親。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喜笑悲哀都是假,貪求思慕只因癡。

曾經蒼海難為水,往事如夢了無痕,

自古多情空餘恨,好夢由來不願醒。

幻影迷心

匿名 說...

人性抹殺,黨性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