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蘇賡哲:正確理解左派暴動

    轉眼間,香港左派暴動已五十周年了,各種評論大量湧現是必然的事。其中常見的是「反殖」或「反殖民地」這詞語。
我已不止一次說過,自1949年到1989年英殖統治期間,香港是沒有反殖這回事的。在這段時期,要麼是英殖;要麼是「回歸」,將英殖反掉,就剩下共產黨接手一途,香港沒有第三條出路,所以沒有人傻到要反殖。左派暴動不是要把英殖反掉。他們的口號叫「港英不低頭,就要走頭」,即是如果願意低頭,就不必走頭。至於如何低頭,左派的「最高理想」是當幕後太上皇,亦即是「澳門模式」。因此,港英助理政治顧問Walden才會說:「香港只能由我們或中國一方管」。
    當年參加暴動被判囚的陳炳基,兒子柏浩在撰寫博士論文,將左派暴動和後來的佔領運動加以比較,這本來是很有意義的事。但看來他的基本觀點是錯誤的。他認為:「不少六七暴動和佔中參與者,都是反建制的年輕人」。說佔中參與者多反建制的年輕人是沒有錯的,但六七暴動的參與者不論年輕與否,都反對港英的某些政策和措施,而根本不承認港英是甚麼建制。他們自視為中國建制的代表,為了爭取建制的領導人毛澤東的思想在香港自由傳播不受打壓而「戰鬥」。至於陳炳基聲稱佔領運動的年輕人「有自己理想,但有人利用他們,用作對抗中共政權」。則是慣性左派思維。思維之成為慣性,皆因他們在六七那年就是被人利用去暴動的。左派前首要金堯如等早已指出,新華社領導人害怕內地文革奪權鬥爭當權派蔓延到香港,才挑動左派去鬥港英,轉移了危險。左派自己被人利用,做了對自己無益的傻事,就以為凡是做對自己無益的傻事,就是因為被人利用。

2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蘇博士講過:「加拿大華人喜歡在公開場合常常唱 Oh Canada 國歌,表示忠誠。」原理是因為自己是「撿來的」孩子,所以要比「親生的」白人主流更要表現「忠誠」,二戰時所以台籍丶韓籍日軍要比日本人更殘忍以示忠誠!

香港左派領導人發動六七暴動是做給上面看,以免自己被上面文革掉。普通香港市民不會支持67暴動,大部份香港人口都是為逃避共產黨逼害而逃亡來的。兩次「政治運動」丶「動蕩」都出自中國共產黨,本來已經安居樂業,傻的才會信「反英抗暴」的謊言!

匿名 說...

1967年時,環顧全球的華人社會,中國是文革,台灣是白色恐怖,南洋地區是種族排華,香港在英國管治下,是華人可以有最好生活的地方,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鬼唔知英國是殖民政府咩,但文明程度高過國民黨、共產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