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蘇賡哲: 史可法與蔣介石

11月2日多倫多明報      
    有人說,南京大屠殺和史可法殉難的揚州屠城,都是漢人遭受異族屠殺。其實揚州戰役雖由滿人多鐸督軍,滿軍主力25萬人卻是投降過去的漢人,所以應是漢人殺漢人,或者說是漢人在滿人率領下殺同胞。 在這個問題之外,死守揚州的史可法,當然一直被尊為有民族氣節的英雄,但也有另一種批評,他如果向滿人投降,或率眾逃跑,揚州百姓可能免於被屠殺。他在知道揚州肯定守不住,為了成全自己的氣節和歷史聲名,犧牲萬計性命,其實是一種罪過。 
    李敖借此抨擊蔣介石「為了面子,一時的面子」,下令死守長春,因此餓死了三十多萬平民。其實,這是完全不應混淆的兩種情況。史可法要團結揚州軍民一起赴義,長春百姓是國軍在糧食短缺壓力下,被驅逐出城,但被共軍堵死而餓斃的。共軍將領唐天際在圍城部隊高幹會議上說:饑民被堵住後,埋怨「八路見死不救,成群跪在我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些將嬰兒小孩丟下就跑,有的拿繩在我崗哨前上吊。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饑民跪下一齊哭的,說是上級命令我也無法,更有將難民偷放走的。被批評後,又發現士兵偏向打罵捆綁槍殺難民。」 
    由此可見,致長春平民於死的是共軍。但李敖卻說是責任在蔣介石,誰叫你是反革命的政府。這樣追究起來,最終責任在蔣介石父母,如果他們不是為一夕之歡,生了蔣介石出來,就沒有蔣介石反革命政府,也就不會有中共革命、不會有長春圍城餓死三十多萬人了。

5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七十年代看了霍紅綿先生的佛書「禪眼」,他說:「釋迦牟尼佛和佛家是最令人誤解的 ⋯ 。」

個人認為:「由於近代華人業力的關係,蔣介石是最令人誤解的偉人。」( 陶傑先生也認為蔣介石是被過度劣評的偉人。)

以下是某臺灣人對蔣介石較正面的評價,非常罕有:

http://www.storm.mg/article/206049

匿名 說...

支那軍隊殺支那人,同日本皇軍也一樣的殘酷,絕不手軟,而且支那人死在支那人手上的,比被異族屠殺的,不知多幾多倍,惡業啊,地藏王菩薩都救唔到。

窮心未盡 說...

更正:被人誤解。

窮心未盡 說...




蘇教授,陶傑頗喜愛日本。日本侵華只殺了四干萬「支那人」,但「日本恩人」侵華令中共坐大取得了政權後,中共卻殺了八千萬中國人,所以日本是好的,中國(中共)是壞的。這是很好笑的邏輯,因為日本只斬去你的手掌而中共卻斬去你的雙腳,所以日本很可愛。強姦得你一次,難保沒有第二次。蘇教授說:「蔣介石若是壞人,難道最該怪責的應是生他的父母?」賊王葉繼歡持AK47打劫,刑罪的確不應算在生他的父母,但他若打到途人傷殘,這便是葉繼歡的罪責。( 日本侵華是因,中共上台是果 。 )

匿名 說...

( 日本侵華是因,中共上台是果 。 )
沒有五四運動那些激進的左派讀書人,也不會產生中國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