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星期三

蘇賡哲:城寨和大學

12月5日多倫多明報
    據説日本人最喜歡的香港特色地區是已消失了的九龍城寨,改建成公園已久,他們仍出版一本又一本追憶書籍。 以前家在九龍城賈炳達道,城寨自然也是熟悉的。所謂三不管黃、賭、毒集中地,髒亂無序不難想像。中共智囊強世功稱之為「一切人類道德所鄙視的東西,在這裏可以合法存在」。其實這話是有語病的,因為根本沒有法,也就無所謂不合法了。大家都知道,城寨是清廷租借九龍時保留下來的,清廷在租借遼東半島給俄國時,就保留其中的金州城歸中方管理,所以保留城寨並非孤例。不過,在1899年5月15日,英方以城寨内的清軍妨礙武備為由,派兵進攻城寨,激戰後清兵退出,英軍佔領了城寨,並頒報敕令指城寨是女王陛下殖民地的一部分。      
    強世功很推重英國人的政治智慧,當然是不難理解的「老狐狸」那類評價。他對九龍城寨歷史提出一個説法:辛亥革命前後,中國政局動蕩,沒有任何掌握權力者有餘力關注城寨的歸屬。就在中國的亂局中,英方竟撤出九龍城寨,使城寨陷入無政府狀態。大致相若時期,英方創辦了培養精英階層的香港大學,後來更成立了同一功能的中文大學。強世功將撤出城寨和創辦大學串合起來,説這是英國人有意讓代表人類文明最高貴一面的大學,和代表人類最墮落一面的城寨作對比,令香港華人在中英兩種文明知所選擇。 
    可是,像我這個長期在城寨邊緣生活的人,並沒有強世功所想的選擇。對比無疑強烈,但只是有沒有人管理的問題。

3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三界一切法( 事物),悉被「無常」吞。剛睡醒,發夢漫遊五十年代的上環,中環一帶,它才是我熟悉的香港 ( 可能是我第八識的前世記憶 )。城寨只記得,看牙醫很便宜,沒很大印象。日本人80年代初拍了部電視紀錄片,冰川奥秘,講不丹及寧瑪巴密教,值得一讚,可惜一直找不到DVD。 日本李小龍迷在網上放了幾集自拍的記錄片,「唐山大兄」,「龍爭虎鬥」,「猛龍過江」景點今昔聖地重遊 ( 用中文查不到 ) , 數十年來未見有人拍。古今景點對比,勾起少時記憶,倉海桑田,不勝唏噓 !

https://m.youtube.com/watch?v=l8X3OeDkBJc

匿名 說...

香港變得不似香港,一個很大的原因,是英治時期成長的香港人,都逃走了,而中國每日放一百五十個支那人殖民香港,經過二十年之後,已經大大改變了香港的人口結構,而且現在仍在進行中,很快便達成人口換血的目標,情況與西藏,新疆等淪陷區差不多。

窮心未盡 說...

大陸人和香港人的確格格不入,互不喜歡,但主要是共產黨做成。反共的大陸人較善良,較不令人討厭,即是個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