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9月26日星期日

中國影帝 溫家寶

真相是民情有別                  蘇賡哲   
    毛澤東時代,一些具備道德勇氣的異議者如張志新、林昭、王申酉、遇羅克、鍾海源等,一表達出自己的真知灼見,立遭逮捕、監禁和殺身之禍。相對來看,今日中國國內和中共唱反調的人如焦國標、余杰、王怡、章詒和等,雖然文章被封殺,人身安全迄今尚無問題。又如《南方日報》作為官辦報紙,還可以在深圳慶祝特區三十周年時提出政治改革的呼籲。因為這種對比,很多人起了錯覺,以為今日中共比毛澤東時代開明、開放,甚至是比較仁慈了。這種錯覺源自浮淺印象,沒有深入細緻去看人民思想意識的巨大變化。
    毛澤東時代處決異議者,根本聽不到反對聲音。只可能在刑場上聽到萬眾一律的喊殺聲。最殘忍無道的做法是要處死張志新時,還辦所謂「學習班」,替她的家屬洗腦,令她的孩子上書表示母親是該死的,連母親的遺物也不要了。事實上在那年代,被愚弄的百姓視毛澤東如不可褻瀆的神,誰敢有一句不敬的話,即使親如母子兄弟,都可能覺得是十惡不赦的事,自己固然應該大義滅親,向中共告發,親人因此而遭迫害,被視為理所當然。
    今日的中共沒有以監牢及死刑對待焦國標等人,不是因為他們開明開放或仁慈了,而是他們知道民情和毛澤東時代不一樣了。最簡單的說法是,焦國標們說的,就是大部份人民心中想說的話,焦國標們只是人民的代言人。把焦國標殺了,不等於抹掉人民心中想說的話,而是令人民更反對更痛恨共產黨而己。
    余杰寫了一本《中國影帝溫家寳》,當然只能在境外出版,但他人在北京,日夜有秘密警察監控。知道他要出版此書,秘密警察傳召他,千方百計威迫利誘不淮出版。余杰當然不理會。現在書已出版,而且相當暢銷,余杰尚未受進一步迫害。最具啓發性的是,當秘密警察找他談話時,以一副頗有苦衷的表情對他說:「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我們這樣做只是為了保住飯碗而己。」換了是毛澤東時代的警察,絕對不會有此想法。胡溫政權當然了解,靠只為「保住飯碗」的警察去做不得人心的事,只能有個限度。這才是開明開放背後的真相。

新書 作者 :余傑 CAD28.00 另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