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30日星期二

蘇賡哲:誰指揮誰


我和黃毓民兄都是港同盟創會會員,後來都「蒸發」了。毓民的原因不大清楚,我自己則是因為來了加拿大。港同盟和匯點合併為民主黨時,我應該算是自動脫了黨。民主黨怎樣和中共密室談判,通過了沒有普選路線圖和時間表的保守政制方案,我以為自己不是民主黨人,當然不知道事件的內情。但讀鄭家富新著《政海一聲笑》,才了解即使是這位民主黨核心人物,黨的立法會議員,和我同樣一無所知。

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

《壹周刊》:解構華叔


本文得自香港人網,但出處應是《壹周刊》非常人語

蘇賡哲與司徒華相識卅五載,去年五區公投烽火初現,他倆與劉天賜吃飯,席間華叔大力支持公投,比黃毓民還要熱切,可是未幾180度轉軚,教老朋友摸不着頭腦。《大江東去》102-103頁披露,八四年許家屯着令新華社副總編輯林風邀請華叔加入共產黨,華叔回信,引中共元老陳雲的文章,表示不一定要入黨,在黨外更方便開展工作。 蘇賡哲將兩者一拼,豁然明朗,「所開展的工作,當然是和共產黨裡應外合的工作。」 六十過外的他說:「公開這封信,震撼力必定非常巨大。什麼是關鍵時刻? 以中共對公投的忌憚來看,五區公投前夕,便是他們使出這撒手鐧,要挾華叔的時刻。」 華叔的誠信被共產黨挾持,因此杯葛公投,可算是香港民主進程上的罪人吧?「我不是判斷華叔有罪無罪,我只是解釋他為何要咁做。當然這只是我的推理,信不信由公眾決定。這個推理令我好痛苦,最好不是事實。」

蘇賡哲:《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作者 :  張戎    喬哈利戴         開放出版社
張戎在1991年出版《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轟動讀書界,勁銷一千兩百萬冊,譯本有三十多種。其後,她和學識渊博的丈夫哈利戴合作,用十二年時間為毛澤東作傳。此書在下筆前訪問了數百位毛澤東身邊人、知情者、見證者和各國政要,深入查看了28個各國檔案館。以報道天安門事件而得普立兹獎的著名作家紀思道在《紐約時報書評》中寫他的讀後感,第一段就說:「假如毛主席真的有先見之明,他一定會找到四川省一個叫張戎的小女孩,把她殺了並株連九族。但這小女孩長大了,移居英國,並寫了一本將永久摧毀毛聲譽的傳記。」王光美被毛迫害而頌毛如昔,幸虧中華婦女有張戎。

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

蘇賡哲:《大江東去》解密 下


總之,一個人如果只是解釋自己何以反對五區公投,是不難的;但要同時解釋為甚麼之前是贊成的,卻大不容易,而至會錯得很顯淺、很自相矛盾。華叔何以轉軚,置自己於動輒得咎、難於自圓其說的位置?這個謎困擾了我很久。我一直認為,我返回加拿大期間,有人在他面前做了功夫,這個人一定不是說之以理,而是用了包括威脅在內的別的手段。但華叔的私生活堪稱無懈可擊,誰有這麼大的能力?何來這麼大的能力?直到讀了《大江東去》,才豁然完全明白。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蘇賡哲:《大江東去》解密 上

1976年,我在彌敦酒店蒿雲廳初識司徒華先生。當時他是龍門書店股東兼總編輯,我們籌劃在西洋菜街開設集雅圖書有限公司。出席這次籌備會的,還有兩位龍門股東,其中一位是中文大學教授、現代教育研究社老板黃福鑾先生。聽過我提供的計劃書,黃先生覺得本大利小,甚至可能無利可圖,嘆了一口氣說:「那不如賣涼茶算了。」

2011年8月24日星期三

問題老人之2


聽過香港人網家豪會客室《大江東去》破謎特的朋友,都知道某報向蘇博士約稿,之後又拒絕刊登。這篇題為大江東去解密的長文,從未公開發表。懷鄉書訊已經得到蘇博士允諾,將該文在今周首發。對該文有興趣的讀者,敬請留意。

蘇賡哲:高人難覓

不少關心中國大陸和香港前途的朋友,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你覺得海外民運以至香港泛民陣營最需要那種領導人才?」我的答案是:「最好有個高人,要求低一些,有個曹操也好。可是直到今日為止,連曹操也沒有。」

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

蘇賡哲:功臣

元璋趕走蒙古人,建立朱明政權,和他一起打天下的彭瑩玉忽在記載中「煙一般」消失1948吳晗將出版《朱元璋傳,他在中歌頌彭瑩玉說他「功成不居是為了做大官而革命真是了不起的人」

2011年8月21日星期日

蘇賡哲:《唯靈私房菜》

作者:唯靈              出版
本書輯錄食家唯靈數十年來喜愛的多個家常風味肴饌,為大家示範一些幾被遺忘了的正宗烹調方法,寫成食譜,讓有意仿效的讀者可依樣畫葫蘆,照辦煮碗。烹飪藝術變化多端,書中食譜所示份量只作參考,大家可隨心所欲,以自己偏嗜的囗味任意調整。更具特色的是所配彩色菜式照片,均盡量保存本來面目,不加化妝、美化,大家煮出來的也可以和照片十分接近,不會產生毫像樣的挫敗感。閒時在家中下廚,既可享受最適合自己品味的佳肴,亦為一種足以敦睦親情的生活樂趣。

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蘇賡哲:李柱銘的偵察儀


李柱銘和司徒華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時,每次到中國內地開會,李柱銘都攜帶一具竊聽器偵察儀,偵察酒店甚麼地方安裝了竊聽器。偵察儀上紅燈急閃,便是近處有竊聽器。他們發現,一般只有洗手間中,紅燈顯示的訊號較弱,於是兩人便在洗手間開大水喉,然後交換意見。中國是國安部嚴密控制的國家,這樣做完全有必要。

2011年8月15日星期一

蘇賡哲:《大江東去》讀後


讀了司徒華先生《大江東去》回憶錄,一定有人要問,是旁人捏造還是真正出自華叔意念。從理智上,我希望答,是捏造的。但從三十多年來對他的認識,我不得不從良知上答,是真的。

2011年8月13日星期六

蘇賡哲:宋慶齡和華叔


宋慶齡在中共建政後,曾屢次要求參加中國共產黨,中共一直拒絕。因為她可以作為「好的國民黨人都支持共產黨」的象徵。如果參加了中共,就變成「共產黨人支持共產黨」,失去統戰價值。據說宋在大躍進大饑荒後就不再提入黨要求,直到她將去世的昏迷狀態中,中共才宣佈接受她的入黨申請。

2011年8月11日星期四

問題老人

最新一期開放》在懷鄉上架,司徒華先生仍是熱門話題。梁慕嫻寫司徒華回憶錄暗藏密碼,總編金鐘先生亦有相關文章。
香港人網蕭若元先生在其「風也蕭蕭」節目中品評大江東去之餘,再在蘇博士接受李家豪訪問之後,對蘇博士言論作出回應,有興趣的網友請點擊上面節目名稱連結,便可收聽。

蘇賡哲:這才叫震撼

《大江東去》的面世過程顯示出版社高明的促銷手法:先由華叔家人向傳媒放風,預告書中最矚目的內幕,選擇「華叔和中共關係」這個情節來「爆破」,而不是「黃雀行動」,因為華叔厚道,只點破梅艷芳和鄧光榮兩人參與其事,而這兩位義士都己辭世,點破對他們不會有甚麼影響。由於華叔是地下黨外圍組織「學友社」創辦人巳廣為人知,人們難免想證實他是否入團入黨。

2011年8月9日星期二

蘇賡哲:他們只要庸才和奴才

19499司徒華先生在香港「經過秘密的宣誓儀式」參加了共青團前身的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在實際工作方面他參與創辦以吸收年輕菁英學生為目的之學友社。除創社初期外司徒先生並非社領導入但他有一群忠誠的追隨者。後來,中共以種票」方式,將他掃地出門,逐離學友社,罪名是「挾群眾自重、我行我素反黨、不聽黨的話」。

2011年8月8日星期一

蘇賡哲:讓我來解謎

讀司徒華的《大江東去》,我認為華叔這本回憶錄最重要的是第103頁,這一頁,也可以解開一個香港政壇大謎。
 華叔曾經贊成毓民提出的五區變相公投,後來忽然改為反對。他和我在皇上皇酒家吃飯,解釋改變立場原因,談了一兩個小時,我仍不明白。他主要是批評毓民,但毓民不是偽君子,華叔所批評的毓民缺點眾所周知,甚至是毓民自己經常掛在口頭的自我揭露。

2011年8月7日星期日

蘇賡哲:回憶錄風波

自六四以來,司徒華先生是海內外廣受尊敬的民主運動領導人。直到去年「五區公投」司徒先生從烈支持忽然轉為反對。才引起泛民主派內部支持公投者的抨擊。後來香港民主黨和中共妥協背離原先對2012年香港實行普選的要求,與親共議員合作通過曾蔭權班推出的保守政制改革方案,司徒先生遭受的攻擊就更形強烈

新書上架

現在說新書,真不知算是七月的還是八月份的。屢在蘇博文章中提及的日本人加藤嘉一,他的愛國賊上架。李碧華新書《未經預約》,楊鐵樑品味英語。唐德剛戰爭與愛情》,金易;沈義羚我在慈禧身邊的日子》。當然,還有一大票回收書,就等著你來尋寶。記著,看上了那一本,必須抓緊機會。待回頭,你不一定再找得到。

2011年8月6日星期六

蘇賡哲:戰鬥終結了嗎

梁慕嫺女士說:華叔「三次口頭上和文字上答應過我,要在回憶錄中詳寫那段歷史。」所謂那段歷史,照我理解就是華叔和中共的關係史。執筆時,華叔的回憶錄尚未面世,但以華叔親人預告的內容看來,華叔是實踐了他對梁女士的承諾。

2011年8月5日星期五

蘇賡哲:華叔留下的疑問

「一個深受共產黨意識形態影響,而真誠地參與的人,要擺脫總得要經歷一番漸進過程,華叔也不例外。相信他是經歷了六四屠殺後才真正地與中共在思想上,感情上劃清界限,義無反顧地走上一條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我現仍期待將要出版的口述回憶錄上會有這樣的記載。」

2011年8月3日星期三

蘇賡哲:孤立的中共

「外交無小事」是中共奉行了數十年的老規矩。他們極度重視外交工作、全力以赴,入了聯合國,且手握否決權並和大多數國家建立了邦交,把台灣壓縮在一隅。
可是,這只是表面風光事實情況是平可夫先生所說的,中共在外交上處於孤寡人的孤立狀態幾個真正友好國家。

2011年8月1日星期一

蘇賡哲:《林彪事件完整調查》

作者:舒雲         出版:明鏡
1971913日,林彪專機墜毁在蒙古溫都爾汗。事件被當代史家視為中國最大政冶疑案。本書作者從1987年開始研究此事,前後採訪了近百位當事人和目擊者,其中包括一些不被人注意,沒有發言機會,卻又迫近事件真實的小人物。除了自身所發掘的材料,在有容乃大的原則下,作者更揉合了三十五年來別人的發現,整理出「全景式大曝光,把一切事實放在陽光下,讓讀者公斷。早在八十年代,就有中顧委常委向鄧小平提出,趁他們那批老人仍在世,應該為林彪平反。鄧拒絕說:「這是要林彪,還是要毛澤東要共產黨的問題,沒的談。」林彪專機的飛行員事後由總政治部給予革命軍人病故證明書,發了撫恤金,其中內情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