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8日星期一

蘇賡哲:讓我來解謎

讀司徒華的《大江東去》,我認為華叔這本回憶錄最重要的是第103頁,這一頁,也可以解開一個香港政壇大謎。
 華叔曾經贊成毓民提出的五區變相公投,後來忽然改為反對。他和我在皇上皇酒家吃飯,解釋改變立場原因,談了一兩個小時,我仍不明白。他主要是批評毓民,但毓民不是偽君子,華叔所批評的毓民缺點眾所周知,甚至是毓民自己經常掛在口頭的自我揭露。
華叔又向陶傑表達過同樣意思,說他改變立場是「對人不對事」。同時又說不能讓「社民連」搶佔道德高地,搶去民主運動領導權。這些解釋都不能令人滿意。「對人不對事」平時常含負面意思。如果認為事是好的,應該是把道德高地和領導權爭取過來,而不是走向好事的反面。五區公投如果是道德高地,反對它豈不變成不道德?
若有一個人像華叔那天在皇上皇這樣講我聽不明白的話,通常是他心中還有真正原因不能說出來。我一直認為,華叔改變立場是受人影響的,這人是民主運動的罪人,但誰有這麼大的能力去改變他?苦思了這麼久,到讀了回憶錄103頁才解開了謎團。
1984
年,許家屯叫林風邀請華叔加入入共產黨,應該是掌握了華叔以前哭訴被黨拒絕排斥的情況,港澳工委必定有華叔檔案。華叔當時仍為早期被黨甩掉忿忿不平;但聽林風勸告,不想令許家屯惱羞成怒,華叔抄錄中共元老陳雲寫於1941年的文章託林交給許。陳文意思是許多黨員暫時退出黨,才不受組織牽累,便於黨外活動,從而避免國民黨特務追擊,獲得了社會地位。大多數進步的中上層分子應暫時只作黨外共產主義者而不必入黨。
作為對許家屯邀請的答覆,我想,不能只抄一段陳雲文字就算,前前後後應該是會有其他鋪排。例如,華叔在103頁接著說:人不一定要入黨,在黨內黨外,都可以做好事,「過往和中共有組織關係的人,現在退出了,反而更方便開展工作。」這些文字可能就是當年鋪排內容。
我猜,中共一定是向華叔亮出他當年這篇答覆文字,迫他改變五區公投立場。因為公投是中共最忌憚的事,所以出了撒手鐧。如果這篇文字公開出來,華叔在公眾心目變成「黨外共產主義者」、是一個為「更方便開展工作」而不入黨的中共同路人。華叔屈服了,他以屈服換取機會出版回憶錄,自我引爆這個秘密,加以詳盡心路歷程的描述,來淡化這個秘密的殺傷力。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達到這目的,事實上很多人讀過回憶錄後,不減對他的尊敬。
華叔對梁慕嫻女士說過,不公開他和中共的關係有利於戰鬥。但今日戰鬥未曾終結,為甚麼他自己要公開了。我想,他一定是認為,在他過身之後,這個秘密始終是守不住的,保守秘密的戰鬥利益始終是要破滅的,不如趁一口氣尚在自我爆破,同樣可以減輕殺傷力。這也是一種戰鬥利益。
想通了這些關節,也就明白華叔何以把回憶錄交給親人掌握而不是交給戰友。我相信司徒強先生他們完全掌握上述情況,他們不會像戰友那樣感到「震驚」,而會堅定地為華叔的「戰鬥利益」工作。如果華叔有知,應會滿意他們的表現。
破解了謎團,終於可以解開了長期以來的鬱悶。
2011-07-26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