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5日星期五

蘇賡哲:華叔留下的疑問

「一個深受共產黨意識形態影響,而真誠地參與的人,要擺脫總得要經歷一番漸進過程,華叔也不例外。相信他是經歷了六四屠殺後才真正地與中共在思想上,感情上劃清界限,義無反顧地走上一條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我現仍期待將要出版的口述回憶錄上會有這樣的記載。」
    這是前中共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嫺女士,在今年3月發表的《司徒華與中共地下黨的關係》中的一小段。梁女士又說:「為了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總是利用(學友社)這段歷史來攻擊華叔,我雖沒有口頭或文字的實證,但仍可憑邏輯思考、情理推論來一個推敲,斷定華叔沒有做過地下黨員,但卻做過地下共青團員。」
司徒華先生的口述回憶錄《大江東去》將於本星期面世。事前由華叔親人透露出來的部分內容,就是華叔和中共地下黨的關係,這些內容引起香港政壇一番議論風波。梁女士日前接受訪問,表示她相信「家人的實錄忠於華叔,華叔在1966年曾要求入黨是『順理成章』的事。」
    梁女士的取態不難理解,因為華叔家人預先透露的內容,符合梁女士的推斷、甚至可能在某程度上滿足了她對回憶錄的期待。記者同時又訪問了華叔老友、學友社舊侶游順釗先生,曾審閱過回憶錄書稿的游先生,反應和梁女士很接近。
我的想法是,地下黨及其外圍的華叔朋友,會傾向於華叔的確參加過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他們不質疑華叔苦候了十多年要入黨、入黨不得更曾向高層哭訴、85年參選立法會還要向新華社打招呼。直到1989年「6
4」事件,華叔才和中共徹底決裂。
可是同樣這些內容,在泛民陣營華叔的戰友中卻是另一種反應,以至某報用上《支聯會震驚》的大字標題。民主黨的前領導,還聲稱要華叔家人公開錄音帶。亦即表示他們懷疑這些內容並非華叔口述。
同樣是華叔生前好友,何以雙方反應有這麼大差距?我認為是華叔給了雙方完全不一樣的訊息故。
對我的反共言論是認同的
我是華叔私人生意上拍檔兼民主事業上戰友,在公在私有35年深厚感情,兩人間經常作長時段密切交談。華叔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和中共地下組織有任何關係。他給我的感覺是,從1976年初識開始,他就是和我一樣,反專制反極權的民主派。他從來對我的反共言論都是認同的,至少沒有任何異議。
現在看來,是有兩個很不一樣的華叔活在他的朋友中間。這也不是奇怪的事,梁女士在上述文章中說,華叔認為「這往事的真相,暫時還是不宜公開說出來,因為不利戰鬥,一切要從戰鬥的利益出發,個人恩怨算得甚麼呢?」
我的疑問是,現在戰鬥結束了嗎?可以終止「暫時」了嗎?可以不理戰鬥利益了嗎?我看,華叔生前所領導的民主事業,自香港五區公投後,戰鬥環境比以前倍添艱困。如果回憶錄包括了上述內容,當然會給華叔的宿敵提供炮彈,又會受新添的五區公投贊成者的攻擊。例如蕭若元先生已在網上電台提出質問:華叔如果直到89年才和中共徹底決裂,那麼大躍進餓死數千萬人(比「6
4」死的人多出很多)、文革十年浩劫,當時華叔的良心在哪裏?即使華叔知道來日無多,但戰鬥不是仍要繼續下去嗎?新添的勁敵已在說:投了共,還戰鬥甚麼。
    老天
2011-07-19 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