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30日星期二

蘇賡哲:誰指揮誰


我和黃毓民兄都是港同盟創會會員,後來都「蒸發」了。毓民的原因不大清楚,我自己則是因為來了加拿大。港同盟和匯點合併為民主黨時,我應該算是自動脫了黨。民主黨怎樣和中共密室談判,通過了沒有普選路線圖和時間表的保守政制方案,我以為自己不是民主黨人,當然不知道事件的內情。但讀鄭家富新著《政海一聲笑》,才了解即使是這位民主黨核心人物,黨的立法會議員,和我同樣一無所知。

看來民主黨和中共握手妥協,只有何俊仁、劉慧卿、張文光三人是全程掌握的。其他黨人不是知道了多少的分別,而是毫無所知。三人之外,只有總指揮華叔是籠罩全局的。
在回憶錄中,華叔說:「社民連故意塑造我是一個有實力的人,影響整個民主黨」。他指這是「無稽的想法」。但同樣在回憶錄中,他又說:「我不諱言,民主黨的改良方案,主要的建議是由我構思的。」看來他確實不必影響全黨,只須影響何、劉、張三人就夠了。張文光是他的影子可以不提,在回憶錄中,華叔大讚何、劉,因為他們完成了任務。就我的推斷,是華叔因為在1984年致信許家屯,稱自己是「黨外的共產主義者」,還可能說自己不入黨「更方便開展工作」,為此受中共要挾,不得不就範,在五區公投急轉彎,並主持了政制方案的妥協。但鄭家富卻以為是何俊仁他們三人令華叔轉軚,這是倒果為因。
不要忘記,轉軚是非常狼狽的事,要用一些荒腔走板的理由自辯,甚至要押上一生聲譽。華叔不會聽何、劉、張的話去冒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