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蘇賡哲:談中國人的造反


[2012-08-28]星島
    加拿大資訊流通自由而靈通,加拿大人對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新聞,往往比生活在中國而消息管道被屏蔽的老百姓,可能瞭解得更充分。

2012年8月29日星期三

蘇賡哲:他們被雙重利用

8月27日明報
    日本將「啟豐二號」保釣人士遣返後,香港輿論對這次保釣行動有多種相異看法,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老保釣」李怡先生突破性很強的論述。

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蘇賡哲:別以為人家聽不懂

[2010-11-23]星島
    文明社會的社交禮儀之一是盡量用大家都聽得懂的語言交談。當面採用第三者不懂的另類語言,難免招人不快,有時還會令場面變得十分尷尬。至於用自以為別人聽不懂的語言侮辱攻擊對方,後果肯定更嚴重。

2012年8月27日星期一

蘇賡哲:我們都是海豚


8月22日明報
    人類以超高智力生活在世界上,常有孤高寂寞感覺。排遣這種感覺的方式有二,上是仰望星空等候外太空生物,或尋覓地球上外太空生物遺迹;下是俯望其他動物,從家中寵物到馬騁山猴子,為牠們接近人類的舉動歡欣振奮。其中以海豚最能滿足人類這種要求。

2012年8月26日星期日

蘇賡哲:險惡的民情

照片:蘋果日報

8月20日明報
    上海歲的錢老先生跌倒在馬路,頭部流,起不了身。多人圍觀卻只有位外籍女子手救助她不中華上國的獨特國情,情急之大罵幹你們

2012年8月24日星期五

蘇賡哲:飲食瑣記

2010年的舊文
    小輩攝於米芝蓮餐館評級的權威性,花了三個小時去輪候一頓被稱為價廉物美的粵式點心。結果是搖頭苦笑說:「也不怎麼樣。」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2012年8月23日星期四

蘇賡哲:釣魚台風雲

[2012-08-21]星島
    執筆時,日本政府已把中、港、澳三地保釣人士遣送出境,保釣船返回香港。這是一般人意料中的結局。如果日方祭出國內法起訴他們,對日本和中國雙方都沒有好處。這次保釣人士突破日本海上保安廳艦艇重重攔截,登上釣魚台,有港方評論指是「起了稍遏日本氣焰的效果」。

2012年8月22日星期三

蘇賡哲:沒有朋友探因

816日明報
    一輯關於中國教育的照片顯示,很多學校用露天課室上課,有些學童連櫈子也沒有,跪在地上聽課。相對,中共花大錢在非洲援助興建的希望小學則美輪美奐。

2012年8月21日星期二

蘇賡哲:中共何以怯戰


博士2010年底的舊文,出處早忘了,看過時不過時?
    中共自建政以來,和周邊絕大部份國家發生過規模不一的武裝衝突。它曾和前蘇聯在珍寶島對峙、打過韓戰、炮轟金門、反英暴亂期間在邊界向香港開過火、打過「懲越」戰爭、印度邊界戰爭。這些武裝衝突即使不是全部打贏仗,基本上它都能保持不敗。因此,一些不明內情而又熱心於「保釣」人士,往往對中共打壓「保釣」行動,怯於以武力「保釣」甚感憤怒。

2012年8月20日星期一

蘇賡哲:敵視女性的女人


815日明報
    《水滸傳》被研究者視為「強盜講給強盜聽的故事」。事實上它匪氣十足,例如自居於英雄好漢而濫殺無辜,便和一般文人意識相去甚遠。更明顯的是它排斥女性的態度。林沖娘子端莊賢慧,但只適合穩定家庭環境,對朝不保夕、刀頭舔血的江湖中人是情感上的負累,只能給她悲慘下場。可是強盜也要解決生理上需求,妓女李睡蘭切合了貨銀兩訖、互不拖欠、了無牽掛的條件。

2012年8月19日星期日

蘇賡哲:中共許舊船去釣魚台宣示主權的反效果


博士舊文
2011917日大紀元
    九月七日,一艘福建省漁船在釣魚台海域和日本海上保安廳艦艇碰撞,漁船船長被日方拘控,其他船員及漁船則被釋返中國。中港台各地民間保釣人士紛起抗議。台灣民間保釣船在前赴釣魚台宣示主權時被日方艦艇截回。北京除外交抗議外,對民間保釣活動暗地打壓。

2012年8月18日星期六

蘇賡哲:不可能的人心回歸


814
    中共知道,香港回歸了,但人心沒有回歸。目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港人只有百分之十七。因此,中共的洗腦教育就是要將香港的人心爭取回去。但這是不可能的,只要想想,中國內地自49年以來,在接近封閉境況下,任由他們大洗特洗其腦,結果有超過百分之六十的人公然表示來生不做中國人,即是人心已經渙散,何況香港資訊流通,洗腦成績必定更差。

2012年8月17日星期五

加東版的《書店悲史》

加東dd2
    賜官在晴報發表書店悲史,談到外國書店面積大,乃人民生活常到必遊之地,更每有梳化椅款待云云,難免令香港愛書人陣陣遐思油然而生。然而在大城市的話,這種情況只能發生於主流書店,即售賣英文書籍的跨國聯營巨擘。以外號唐人多」的多倫多為例,六十多七十萬炎黃子孫,沒能養活幾家中文書店。書店的經營環境,與香港比只有更差。
    除歷史悠久坐落老唐人街的中文書店外,存活於各大唐人商場的中文書店日見凋零,這與中文人口增加適成反比。我和懷鄉的客人討論過這個問題,有人認為這是某些唐人超市增置書架,引入競爭所致,我個人對此不以為然。超市提供的書籍種類有限,主要都是食譜、畫冊和中醫養生等消閒類別,配合主婦一類讀者,與正式書店的多樣化是有分別的。另一些人則認為電子書對印刷書打擊最大,網上免費資源如山如海,連盛極一時本小利大的翻版影碟亦被打垮了,何況印刷書籍。這說法可算言之成理,可是手執一卷的感覺又豈是啃平板可比。何況一直以來,懷鄉的客人都以老成者為主,很難想像他們會是愛劈」一族。

蘇賡哲:全港左校化

813日明報
    目前香港最火熱的議題是洗腦教育。本來中共已經在香港開辦多家所謂「愛國學校」即左校,在這些左校中,他們喜歡怎樣大洗特洗其腦都可以。一個家長願意送子女入讀左校,當然已是同意子女接受洗腦教育(我一直覺得董浩雲送董建華入讀左校是奇事),而且自吳康民面見董建華提出要求後,左校已獲特區政府特別照顧,在港九新界遍地開花,廣設分校。

2012年8月16日星期四

蘇賡哲:忠字舞和扭秧歌


    1960年代,素樸猶存的香港社會基層民眾,浮沉在經濟起飛前夕,對中國政治投放的關注並不深切。我對中共的嫌惡,是看到1967年左派暴動期間,土共在街頭跳忠字舞時爆發的。據說跳此舞時,必須「身心充溢著朝聖的莊嚴感」,但我只看到愚昧和獰惡,只有用土製炸彈傷害無辜,謀殺電台評論人的歹徒才喜歡欣賞。

2012年8月15日星期三

蘇賡哲:教育比較


88日明報
    香港的無良政客和土共異口同聲說:「很多國家都有國民教育課程。」他們混淆了國民教育和公民教育的含義。日前已有加拿大教育學家Jan HaskingWinner應港人訪問,指出國民教育是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政治宣傳,香港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令她想起希特勒。她說納粹推行的就是這種國民教育,強調盲目向政權效忠,不鼓勵人民思考。

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

新亞圖書中心第九屆舊書字畫拍賣會


新亞圖書中心第九屆舊書字畫拍賣會

拍賣主鎚:香港通識學 劉天賜大師
預展時間:201295,6,7日 下午1時至8
預展地點:香港九龍旺角山東街4751號中僑大廈22
拍賣日期:201298日星期六及201299日星期日 
下午1時至8
拍賣地點:香港九龍旺角山東街4751號中僑大廈22
聯絡:
電話 (852)2395-1022 傳真(852) 2789-8964 
電郵 sokengchit@hotmail.com
網誌 sunahbooks.blogspot.ca 

2012年8月13日星期一

蘇賡哲:多掘一鋤頭

8月10日明報
    江關生先生所著《中共在香港》是一部精彩紛呈的好書,它的下卷(1949-2012)目前在不少讀者急切期待中面世,內容充實、見解獨到,可稱不負所望。

2012年8月12日星期日

蘇賡哲:契約精神的缺失


8月9日明報
    看宣統皇帝溥儀濤舊片,有他被軍人驅逐出宮的情節。尊龍現在似乎有點過氣了,當年戴著墨鏡演溥儀,比真溥儀「有型」得多。若非如此,怎有人捧場。

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

蘇賡哲:前、後幾十年


8月7日明報
    1957年中共反右前,我從中國內地移居香港。前此七年,被稱為中共執政的「黃金七年」。按理他們對我這樣一個小孩的洗腦教育應該是最有成效的。然而一到香港,什麼都煙消雲散了。

2012年8月9日星期四

蘇賡哲:只有德行才是大國民條件


    香港無良政客推動洗腦國民教育,要求學生認同中國大陸現政權,並產生國民自豪感。
    我剛到加拿大時,頗詫異於同性戀者搞活動冠以「自豪」名稱。我不反對同性戀,認為同性戀和異性戀一樣,沒有自卑必要,但也沒有甚麼好自豪的。

2012年8月8日星期三

蘇賡哲:我的洗腦經歷



8月6日明報
    「洗腦」不是適切的詞語,洗是去污,洗腦卻只能令頭腦污染。不過積非成是,只能順大流,用它來表達思想改造的意思了。
    很多人問,到底洗腦能不能達致思想改造成果?

八九點鐘的太陽 (2012-07-03) 嘉賓:蘇賡哲


八九點鐘的太陽 (2012-08-07) 嘉賓 : 黃毓民


論選戰
論白馬
父子情

2012年8月7日星期二

蘇賡哲:毒與賭的比喻

8月3日明報
    很多人認為,香港推行洗腦教育的人,本身將子女送往歐美國家留學,或在港上國際學校,不必擔心被洗腦,所以奮勇直前,去洗別人子女之腦。例如林鄭月娥,女兒就在英國讀書,她將洗腦教育再三美化,徒見虛偽而已。

2012年8月6日星期一

蘇賡哲:中毒

8月1日明報
    吾友方詩人是世家子弟,父親精明能幹,掙下一份大家業。今日香港上流社會不少顯要均是世交,有些未得志時還曾寄居門下為食客。這樣說來,方詩人的人脈應該有利於互相援引,富甲一方閒事一件。

2012年8月5日星期日

蘇賡哲:政治化


7月31日明報
    香港立法會建制派議員要求人別將議題「政治化」,這是很可笑的說法。政黨代表坐在立法機構發言,這就是政治,怎能不政治化?其實什麼事都政治化,是中共的傳統。

2012年8月3日星期五

蘇賡哲:洗腦教育風暴

[2012-07-31]星島
    梁振英在風雨飄搖的形勢下上台,連一日的「蜜月期」也沒有,卻硬要推行神憎鬼厭的國民教育。這種「頂風作案」的非理性施政,甚至不考慮對9月份立法會選舉的保皇黨造成負面形響,難免被解讀為北大人下達的政治任務,非要完成不可。

2012年8月2日星期四

蘇賡哲:因研究而不信


7月30日明報
    很久以前就有一個說法:朋友解釋他信佛教的原因,是佛經很深奧。我說他其實不是信佛教,而是信「深奧教」。
所謂深奧,在於他讀不懂,倘若他讀懂了,覺得不再深奧了,說不定就不信了。因為他早已聲明,他信的原因是覺得深奧。

2012年8月1日星期三

蘇賡哲:遺禍


7月25日明報
    中共推崇孫中山,表面是推崇他為革命的先行者,其實是孫中山為中共留下了豐富的理論遺產。這些遺產當然同樣留了給蔣介石,他們都承繼了孫中山一黨專政、黨在國上的遺教。蔣介石沒有背叛他的總理,他只是背叛了和共產黨的合作,國共之爭,本質是兩個獨裁專權集團狗咬狗骨的內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