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9月30日星期五

蘇賡哲:鳥盡弓藏

加拿大和歐美以至港台,相信有大量中共地下黨員在活動。當然,現在做中共地下黨工作,即使在台灣,危險性和往昔國民政府統治大陸時是不能比擬的,那時真要有「提著頭顱幹革命」的勇氣。不過有一個值得今日地下黨員參考的奇特現象:出生入死的「白區」地下黨員,在「解放」後非但沒有被重用,照羅海雷說,「反而遭受到黨內最早最殘酷最莫名其妙的冤屈和打擊」。

2011年9月29日星期四

蘇賡哲:樂見滅紂的叔齊

古德明先生是我很喜歡的政論家,他每在以古非今中見卓識,這種工夫要博學強記,兼具道德承擔。香港這樣的健筆,實在屈指可數。
今年21日,拙欄發表了《暴力與非暴力的分歧》,談及辛亥革命黨人以暴力成功推翻滿清,卻未能建立民主中國。我還提到,司徒華先生為支聯會訂立「和平、理性、非暴力」政策,因為司徒先生認為暴力對抗即使成功了,新政權也會以暴力維持統治,民主仍然無望。古德明先生對此有所批評。

2011年9月28日星期三

琴台客聚:世上苦人何其多

久未晤蘇賡哲,日前見召,遂品茗於旺角囂嘩鬧市。老蘇親密女友離世已有一段日子,言談間,思念、惋惜、頹喪仍溢於言表,其多情、長情如此,身為老友,竟不知用何言語安慰。
 夜歸家翻書,無意中翻出他一九九年出版的一部舊書《嘉芙蓮是一頭貓》來,撫書追昔,更添惘悵。

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

蘇賡哲:另一個質疑

我認識一群「六四」後和中共徹底決裂的朋友,包括多倫多領導支援中國民主運動的陳先生,還有香港的李子誦、程翔、劉銳紹等。他們都是正人君子,我不曾聽見誰對他們的私德提出過抨擊,只聽到「他們為甚麼醒覺得這麼遲」的嘆息。

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蘇賡哲:「遠民」風波

中國副總理李克強不久前到香港視察,很多香港人不知道他說了些甚麼話、不知道他代表中央政府送甚麼「大禮」給香港,但對他此行的「遠民」風波必定十分上心。「遠民」是相對於「親民」來說的。加拿大這種民主國家,總理原是票選民意代表,於民無所謂「遠」或「親」。中國官民分家,李克強在香港的風波,皆因「遠民」所致。即使和立法會議員聚餐,民主派議員被安排「在那遙遠的地方」,以致公民黨的梁家傑嘆道:「要用望遠鏡才看得到他。」(還是黃毓民聰明,寧可和我在酒家吃頓開心飯。)

2011年9月21日星期三

中共的伯夷叔齊


最近一篇古德明的文章, 在網上流傳,劈頭就引用了蘇博士的說話,卻沒有說出處。我猜古文所引的是在今年二月的一篇明報專欄,有興趣的朋友可到以下連結閱讀蘇博士的原文:蘇賡哲:暴力與非暴力的分歧


古德明的文章:

辛亥革命一百週年了。有論政者蘇賡哲說:「當年革命黨推翻帝制,固
然成功,但訴諸暴力,未能建立民主中國。司徒華先生為支聯會制定『和平理性非暴力』政策,就是因為暴力革命即使功成,新政權也會以暴力維持統治。」司徒華、蘇賡哲真可說是中共的伯夷、叔齊。

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

蘇賡哲:曾家兄弟

久前,李怡先生說,他支持曾鈺成出任下一屆特首。現實是任特首只可能是中共的人,曾鈺成己是最佳擇。起碼以前他領民建聯領導層來多倫多訪問,在城市廣場辦公開論壇,面臨家人民溫哥華、楊光得大紫荊勳章等難堪題,他願意我這論敵和他們並坐台上車輪戰這種胸襟度量不是最來多',也城市廣場辦公開論壇的何俊仁所可比

2011年9月14日星期三

蘇賡哲:朝鮮沒有文革

年作家韓寒嘲諷朝鮮說:這個度獨裁民被高度洗腦的國家名朝鮮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這和上世記七十年代血腥獨裁僅僅四年時間就導致自己國家五分之一人口死亡的紅棉政權管自己埔寨拚。我估計他們唸自全名是他們唯能說起主的候。」

2011年9月13日星期二

蘇賡哲:連環畫興衰

十年前,國作家馮驥才嘆:「小人書快失了對於現歲以上的人,種粗淺通俗圖書,曾是他們最汲取知識重要源頭很多人肚子里歷史典故、民間傳說古典小說的情節人物,往往是從小人書中得到的小人書就是連環,馮驥才認為國小人書的沒落有兩個原因,是電視興起;二是它高雅了,家都是美術學院畢業生,眾趣味脫離了大眾文

2011年9月12日星期一

魯怎辦

97走過來的香港人,必然忘不了魯平在評論香港籌建新機場時,所吶喊(文匯報用語)的三聲怎麼辦」。2007年時,共產黨喉舌仍然認為英方當時推行「玫瑰園」計劃,只餘下50億儲備太少。而香港人非有一千億儲備,便難以勉強過日子」。據講,魯怎辦因此心急如焚,還和英方鬥智鬥力」。魯平擔心港英走後,港人治港,香港人要過緊日子。他忘了英國人行,中國人也一定行,這是要批評的。最後,機場建成了,儲備也留下了。今天港府財儲逾六千億,市民過的又是怎麼樣的日子呢?另外他將患胃癌的帳,算到香港市民頭上,我看和他緊張香港儲備又或是他自己的飲食集慣有更多關係。蘇博士的文章說魯平總將每晚的剩菜,隔天翻熱作午飯,乍看是節儉得很,其實是晚飯的菜太多,不是都說:吃不消,兜著走」嗎?吃時又邊看報紙,食而不知其味之餘,少不得又要囫圇的吶喊幾句怎麼辦,平時又難免開會"菸酒,菸酒"的。最終他得以從癌症挺過來,是否由於三教大德們在病榻邊大唱紅歌也說不得,只有留意維基解密的進一步爆料了

加東dd2

2011年9月10日星期六

蘇賡哲:兩個人的胃癌

台灣尚在「威權統治」時期,台灣大學教授殷海光「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常在刊物上撰文,猛烈抨擊蔣介石國民黨政權。台大在當局授意下,停了他的課,不過做得很虛偽,就是選課單上有課,實際不開課。幸而威權畢竟和極權有別,台大雖然停了殷海光的課,物質待遇還是照舊,生活不成問題。但居所門外有特務輪班監視,又不准他去美國講學,這當然構成精神壓力。他在196950歲時,就因胃癌去世。

2011年9月8日星期四

蘇賡哲:笑話增訂

賴昌星雖然見過很多大場面,但以待罪之身蒙總理接見,心中不免有點忐忑不安總理倒是和電視上看到的一樣,很客氣,很誠懇,做了個請坐的手勢,還溫文地叫他「賴先生」令他受寵若驚
總理有話即管吩咐,您要我賴某人說什話都行,真話假話都可一句話您叫我咬誰

2011年9月6日星期二

蘇賡哲:政治醒覺

香港以前有中共辦的《新晚報》總編輯是共產黨人羅孚1980年代因間諜罪名被中共軟禁十年最近他的兒子海雷寫了本《我的父親羅孚》羅海雷在書中說:在思想認識的問題上,我跟親在七十年代中期就己經產生了很大的衝突甚至為之差點打起時我對國內情況很不滿,常常在家裡和學校說怪話。」

2011年9月3日星期六

蘇賡哲:男人也是要哄的

女作家說:「女人是用來哄的」。這是很常見的說法,很容易令人以為,相對男人就不用哄、男人就喜歡聽逆耳忠言、喜歡虛心納諫,以求天天有進步,日日有改善。果真如此,便天下太平,滿街聖人了。

2011年9月2日星期五

蘇賡哲:左右與社群

加拿大的政黨有左右翼之分。這種分別,主要體現在左翼主張政府小社會右翼反之而政府的大小,在其他國家可能是公權力,政府控制力的問題在加拿大是資源金錢分配問題,也就是重稅高福利或相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