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9月10日星期六

蘇賡哲:兩個人的胃癌

台灣尚在「威權統治」時期,台灣大學教授殷海光「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常在刊物上撰文,猛烈抨擊蔣介石國民黨政權。台大在當局授意下,停了他的課,不過做得很虛偽,就是選課單上有課,實際不開課。幸而威權畢竟和極權有別,台大雖然停了殷海光的課,物質待遇還是照舊,生活不成問題。但居所門外有特務輪班監視,又不准他去美國講學,這當然構成精神壓力。他在196950歲時,就因胃癌去世。
 一般認為,殷海光得胃癌,和精神鬱結有極密切關係。在政治高壓下,他只能在家中痛罵蔣介石。吃飯時一想起,就拍桌子大罵一通,罵到後來,飯就吃不下去了,只能把筷子扔到桌上,按著胃部喘大氣。精神導致癌病,亦即有些癌症是病人從無到有「想出來」的,這應該是個明顯的例子。所謂「想出來」的意思,不是坐在那裏想自己有甚麼病,就得甚麼病,而是所得的病和思想活動有關,起碼思想活動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誘因。
殷海光是在1967年確診出胃癌的,做了手術把胃割去三分二,醫生說只可能再活六個月;但後來延活了近兩年。病中他嗜吃芒果,這是甚麼原因,對病情有沒有影響,我沒有看到分析。只看到李敖嘲笑他說:殷海光是哲學家,卻想不開而得胃癌,有如一位天主教的神父得了梅毒,都是不應該發生的事。 
殷海光大概是罵人而得胃癌,另有一個名人卻是因為被人罵而得胃癌。他是中國大陸前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
魯平負責香港主權易手工作,在很多香港人眼中,他是專制政權代表,對香港在回歸後的政治安排,是不民主欠自由的。魯平回憶說:「那個時候,我們做的很多事情得不到香港人的理解。特別是香港輿論,都不向著我們。我每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把昨天晚上的剩菜放在飯盒裏一熱,就在辦公室裏面吃。這個時候,香港的報紙送來了。我就一邊看港報一邊吃飯。愈看就愈生氣,都是罵我們的,所以那個時候胃就不好了。事先就是感覺到胃有點痛。」
1995年,魯平在北京進行了胃癌切除手術。當時作為國家機密,九七後多年才公開為人知悉。手術後曾繼續做化療,看來雖然副作用強烈,還是有正面作用的。
殷海光和魯平得的都是胃癌,相反的是病因:一個是罵專制得病;一個是因專制被罵而得病。如果說,精神壓力可以致癌,似乎致胃癌和他們在吃飯時特別憤怒有關。魯平說,他是吃飯時看香港報紙,然後生氣到胃痛;殷海光為甚麼每到吃飯時才罵蔣介石?何以不在飯前飯後來罵?吃飯才罵,不是和蔣介石過不去,而是和自己的胃過不去。我想,這可能是因為吃飯時才有聽眾之故。當然不能說是聽眾害了他。殷海光因精神鬱結而損害健康是無可避免的,只能說所得的是胃癌,大抵和吃飯時發怒有關。魯平並不是思想家哲學家,而是共幹,就沒有人嘲笑他的病有如神父得梅毒。
香港天天都有輿論在罵中共,有沒有其他共幹被罵出病來,似不大為人所知。即使有,也可能列為機密。其次,像魯平當時身為第一線官員,而必須上心去觀察外界反應的共幹不會太多

2011/08/23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