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9月12日星期一

魯怎辦

97走過來的香港人,必然忘不了魯平在評論香港籌建新機場時,所吶喊(文匯報用語)的三聲怎麼辦」。2007年時,共產黨喉舌仍然認為英方當時推行「玫瑰園」計劃,只餘下50億儲備太少。而香港人非有一千億儲備,便難以勉強過日子」。據講,魯怎辦因此心急如焚,還和英方鬥智鬥力」。魯平擔心港英走後,港人治港,香港人要過緊日子。他忘了英國人行,中國人也一定行,這是要批評的。最後,機場建成了,儲備也留下了。今天港府財儲逾六千億,市民過的又是怎麼樣的日子呢?另外他將患胃癌的帳,算到香港市民頭上,我看和他緊張香港儲備又或是他自己的飲食集慣有更多關係。蘇博士的文章說魯平總將每晚的剩菜,隔天翻熱作午飯,乍看是節儉得很,其實是晚飯的菜太多,不是都說:吃不消,兜著走」嗎?吃時又邊看報紙,食而不知其味之餘,少不得又要囫圇的吶喊幾句怎麼辦,平時又難免開會"菸酒,菸酒"的。最終他得以從癌症挺過來,是否由於三教大德們在病榻邊大唱紅歌也說不得,只有留意維基解密的進一步爆料了

加東dd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