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9月6日星期二

蘇賡哲:政治醒覺

香港以前有中共辦的《新晚報》總編輯是共產黨人羅孚1980年代因間諜罪名被中共軟禁十年最近他的兒子海雷寫了本《我的父親羅孚》羅海雷在書中說:在思想認識的問題上,我跟親在七十年代中期就己經產生了很大的衝突甚至為之差點打起時我對國內情況很不滿,常常在家裡和學校說怪話。」
有一次他和親又吵起來。羅海雷說:你這個人怎麼還這麼愚忠你們報紙老是講假話,你看看其他報紙,都把國內情況揭露出來,你們還是當做什麼也沒發! 」羅孚氣得準備用籐條去打兒子
羅家這個例說明在香港或海外,即使親,對中共本質的認知也可以全有相反的看法而且,不一定是入世較的那一個得更準確。羅海雷說:真正令父親對政府感到失望是一九八九年四事件一九八九年時巳經在北京被軟禁了七年」羅孚另個兒子海星本是香港政府駐北京官員,六四後在營救被通緝民運人士時被捕不過這和本文的題旨沒有關係了
真想不到另一位直到六四才醒覺、才徹底與中共決裂的是司徒華先生他說:六月四日凌晨,軍隊開始屠城我感到極端震驚和無限悲憤,從未有過的哀傷但又竟然哭不出來」司徒先生當時的感覺,也是當年很香港和海外華人的感覺例如位在中共所辦培僑中學任校監的康民,也在電視上激動地痛斥中共:以前國民鎮壓我們有過麼殘忍! 」不過他們倆後來的現不一樣,司徒華成為支持民運組織的領人,吳康民回故態仍是中共鐵桿支持者
最近,由於司徒先生憶錄《大江東去》面世包括我在內的讀者非常詫異原來司徒華不止年輕時是中共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團員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他五十歲了,還和中共有相當密切聯繫在思想上仍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自居由於香港資訊自由發達,各種政治思想和理論都能接觸到,司徒先生因而在去世後還要被質問:何以自中共建政以來各種在香港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政治運動禍害,都不能令他領悟中共的本質」我只能:總之,他比吳康民好就是了。

2011/08/19大紀元

1 則留言:

匿名 說...

蘇兄是死硬派反共人士, 衆人皆知, 六四之前你與司徒華在交往之中定必觸及
或討論中共政權問題, 請問當時他是否也認同你的反共主張呢?
如果他表面是認同你, 但事實上他與中共還是情絲未了, 這還不算是「兩面人」嗎?

如果在下不幸交上這樣的「知心友」說不定會吐血而亡!
當然, 不同政見也絕對可以成為好友, 但用假面具與人交朋友,
還算什麼「道德無懈可擊」!

陳兄, 金堯如、李子誦、程翔、劉銳紹等人與司徒華同之處是
他們「是愛是恨」也是真面目示人, 從無隱瞞!

司徒華的「六四醒覺」會不會也是「有利於戰鬥」的一種手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