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4月30日星期六

蘇賡哲:災劫中的民族性

日本正在地震、海嘯、核危機的水深火熱中。除中國部分幸災樂禍的冷血網民外,世人無不寄予深切同情。最令人矚目的是日本民眾冷靜、堅忍、有序的表現,更使各國旁觀者嘆服,認為這確是個高質素優秀民族。尤其和中、港、澳的同胞盲目搶購食鹽以至連鹹魚也一掃而空,澳門人還因此大打出手、醜態畢露相比,日本人的沉著克制更形突出。

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蘇賡哲:李敖桌上的賀卡

楊瀾曾去李家做訪問:「當我跨入李書房時,首先發現書桌上放著大疊紅色這讓我想起剛過了六十六歲生打開上面幾張賀卡說:看,這是連戰的、這是陳水扁的、這是馬英九的、這是宋楚瑜的

2011年4月24日星期日

蘇賡哲:羞辱不是威嚇

港的論者苦口婆心鼓吹立法會應文明理性唐英年指激進在立法會擲苦白果之類舉動,是嚇兼暴行為,可構成人身傷害我們看到的是,自毓扔蕉至沒有誰因這類舉在立法會蒙受人身傷害我不知道果怎樣威嚇到人為社民連三子在立法瓜果是羞辱對方,而不是威嚇

2011年4月22日星期五

牠們的離去,還帶走了什麼?完

按兒童的心智成長,他們對生死概念的認知,一般是五歲前的兒童認為人死後可以復(這是卡通片的功勞 ) ; 611歲開始知道死不能復生,而始對死亡有具體的認識,海珊更指,代孩子在小三己對有認所以,在寵物離世小組中,最終他們讓孩子透過其深愛的小動物的死亡,認識我從哪襄來?我往哪襄去? 」。例如我們會用蝴蝶的一生,帶出生命有起點、有點,小動物不會自,牠們會死於自或意外,人有責任保護小動物。

2011年4月20日星期三

牠們的離去,還帶走了什麼?之二

正因主人與其寵物可以建立親密的情誼,甚至視之為家庭成員,寵物離世所帶來的哀傷,可與喪親類似,是以有寵物離世哀傷(Pet Bereavement)研究黃蔚澄指英國精神病學期刊的文章,亦曾舉出一些特別的病例
其中一名是位16歲的女生,她在自己飼養了13個年頭的查理王小獵犬患癌病離世後, 24小時內皮膚長了紅斑,家庭醫生最初向她處方抗組織胺抗敏感藥,但女孩連續兩天無法吞嚥任何流質與固體食物

2011年4月19日星期二

牠們的離去,還帶走了什麼?

撰文:謝慧心
加東明報副刊健康醫事2011件月16日
我們把牠們看作好兄弟、好朋友,有點像閨中密友,有時也是帶去跟親友「逗利是的仔仔女女。可惜,牠們的人生時間表比人類短,往往早登極樂。
有詩人為寵物寫了一首«The Rainbow Bridge»以彩虹另一端的「天堂」,安撫寵物主人的心。而寵物離世哀傷(pet bereavement)研究,則是精神心理學對人類飼養寵物這種行為所開展的闡釋

2011年4月16日星期六

蘇賡哲:日漸垃圾化

從香港去了挪威的鍾祖康以一本來生不做中國人知名於世論對今日做一個中國人的絕望,在中國國內大有人不加隱諱,然後催生了鍾先生的名著
大陸學者史杰鵬在官方出版的著作中說:他的母一提到三鹿黑奶粉就說三鹿一定是得罪了誰,沒搞好關係,才會捅

2011年4月14日星期四

蘇賡哲:新「國際友人」

中國人最熟悉的加拿大人可能不是哈珀,而是白求恩。很多中國人來加拿大旅遊,不會去看看哈珀的官邸,但會去站在白求恩故居前拍照留念。白求恩醫生在抗戰中受加拿大共產黨和美國共產黨派遣,不遠萬里去中國五台山地區救死扶傷,染病殉職。毛澤東在「老三篇」之一的《紀念白求恩》中說:「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已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甚麼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每一個中國共產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

2011年4月13日星期三

蘇賡哲:離婚誌異

男女關係看似簡單,其隨著人心不同而雜無比,難他們十年,題材仍源而來。
位中富商,性好拈花惹草,賢慧的妻子吞忍到兒女長大了才下求去,到的贍養費滿種情況非常普通,特別的是離婚後,丈夫定期約會前妻去時鐘酒店開房間,完後付定額金錢給女方,說前妻受之,可以說是皆大歡喜

開放雜誌四月號上架

2011年4月12日星期二

你們好嗎?

向來自中國,馬來西亞,埃及同印度嘅朋友打個招呼!重有俄羅斯!

蘇賡哲:物價差異

,加拿大和美國華人常有個美好的假設:如果能在這邊賺錢、在中國消費,真是人間美事後來少數入做到了,就是當外資公司派駐國僱員,領美、水平薪金,在中國生活除此之外,似乎無它法當然,一個家庭成員在美、加賺錢,贍養國親人,也勉強算得有此好處這是廣東僑鄉外匯的僑眷領神會的

君王版聖經 32萬元成交

君王版聖經 32萬元成交 - 生果日報網上版


【本報訊】慈禧太后逝世逾百載,一本祝賀她壽辰的君王版《新約全書》聖經,昨於一個舊書拍賣會上以 32萬成交,創歷年新高;另一本會前不被看好的《香海千歲宴耆年錄:十周年紀念》,最後竟以 3.1萬賣出,超出底價近百倍。
新亞圖書中心昨舉行第五屆舊書字畫拍賣會,吸引約 60名收藏家出席,當中不乏內地炒家。拍賣會首個焦點,落在底價 8.9萬的君王版《新約全書》,叫價不久已超過 10萬元,隨後每口叫價由 1,000元增至 1萬,由一名內地人經電話以 32萬投得,打破去年耶魯大學 1854年畢業同學錄 26萬的成交價。

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蘇賡哲:寧可餓死

國有所謂「政績工程幹部為了升官取得更權力不擇手段,置百死活不顧這是他的傳統,毛澤東時代是這樣了大躍進之產生死的人千萬計,並是因為「三年然災害」,而是官員為取媚級,競相「放衛星田產量誇大到瘋狂地步,然後照被誇產量徵收糧食,農民粒顆無存,只能活活餓死

2011年4月10日星期日

第五屆舊書字畫拍賣成績之一

拍賣品第310
辜鴻銘英文版「春秋大義
1922年北京  精裝
書中有辜氏1923年親筆英文手稿兩頁
起拍價HK$ 9,000.00
最終以HK$150,000.00成交
最高價成交拍賣品第115號,君王版新約全書

蘇賡哲:人格分裂

美國的朋友向我提出問題:何以常有些中國人想方設法來美國,做了美國人,卻日日咬牙切齒痛罵美國?
這種情況加拿大也有,不過情況好些,因為這裏的人罵的還是美國,罵加拿大只是陪襯。如果你責問他們:「如此仇視美國,為甚麼跑來當美國公民?」他們的答案是,「全美國的人都在罵美國,何以我就不能罵?」

2011年4月9日星期六

蘇賡哲:舊書貨源

舊書店的貨源除藏書家去世後人將所藏出售外另一個重要來源是舉家移民精簡清理出些藏之無味的舊愛我常替這些被遺棄未能隨主人遠赴溫哥華或多倫多享福的舊書感到難過畢竟加拿大般居住環境較寬廣舊書不必委屈在床底;而且氣候乾燥罕見書蟲蛀書是書籍「養老」好地方

2011年4月8日星期五

蘇賡哲:終極夢想

很多讀書人的「終極夢想」是開一家舊書店。不過夢想之所以稱為夢想,就在於欠缺「可操作性」。解決資金、店面、職員和管理都不困難,唯有問起如何「操作」貨源,必定答曰:將家中藏書搬出來沽之。」沽完之後如何?

2011年4月7日星期四

蘇賡哲:人與書的厭倦觀

有老友慶祝結婚四十周年,當然應該略備薄禮,以申賀忱。
數年前曾在報上公開表示,如果婚姻生活覺得幸福,而且一幸數十年,絕對是很值得慶賀的事。但就我個人來說,比較難於想像兩個人如何相對這麼久能不相厭倦。坦白點形容,這會使我一設想起來,便有種心靈上的窒息感。人心不同,確實各如其臉

蘇賡哲:書神有感


十多年後重返香港,乍然被不相識的後輩同業稱為「書神」、稱為業界傳奇,心情完全是董橋所說:連悲哀也沒有,只餘感慨。而且不是中年況味,簡直是幽靈再現,近乎沈從文「出土文物」的自嘲了。黃玄同兄在《作家月刊寫了篇《書神」與「書怪,懷友憶往,備見深惰,令人感動,只是愧不敢當此「尊稱」耳

2011年4月5日星期二

蘇賡哲:從錢鍾書說起

錢鍾書學識淵博,有「文化崑崙」之稱。中共殘害無數知識份子,錢鍾書雖然也受驚嚇,畢竟算是倖存者中國有些年輕學者因而對他頗有微辭例如葛紅兵就說過: 錢鍾書這樣的人在文革中到底做了些什麼?他實踐的是烏龜哲學、駝鳥政策他假裝專於學術,對周遭慘無人道的事情視而不見,強權之下,不反抗就意昧著同謀,從這意義上說,他的人格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葛先生甚至認為錢鍾書沒有資格稱作「文化崑崙」

香港人網 家豪會客室 訪問蘇博士

左擊以下連結,再從四個 HK Sever 和一個 US Sever 中選其一左撃便可。

家豪會客室訪問蘇博士 第一節:蘇賡哲「盲崇日」?

家豪會客室訪問蘇博士 第二節:舊書是大人的玩具。

蘇賡哲:

從容閎到財叔[2010-08-03]溫哥華星島

筆者日前返港辦了一個舊書拍賣會。作為配合年度香港書展的文化活動,有些現象頗可一記。
首先是全場高潮所在的一本耶魯大學1854年畢業紀念冊。這書從五萬八千港元起拍,多方激烈爭奪,直到26萬港元由一位香港收藏家投得。這本紀念冊矚目處,在中國先輩留學生容閎就是這一屆畢業生,在書中有他少年英俊的半身照,和中英文親筆題寫給書主的互相勉勵辭。但我覺得,除此以外,書中尚有數以十計的應屆畢業生題辭。一百多年前能夠在耶魯大學畢業,其後絕大多數成為美國的社會精英。估計書中還有其他學生是後來的名人。若然,則這個價錢其實仍很便宜。

2011年4月4日星期一

蘇賡哲:奪權

梁慕嫻女士兩期在開放雜誌揭露「司華妙對付地下黨」往數十年來,移民拿大的共產黨共青團成員很多,但像梁女士這樣有道德承擔,的陰暗面曝眾者在太
交往,1976年後的事,華叔從來沒有和我50他在學友社的歷。

2011年4月2日星期六

蘇賡哲:打小人申遺

香港科技大受政府委託,透過文獻和,以至口述歷史,草十三,要向國申報香港的「非物質文遺產這些建分為五大類,在「社會實、禮儀、節慶活動」中有「打小人三祖項文化「打小人」應該不是禮儀,更不是「節慶活動」,只好「社會踐」吧麼叫「社會踐」,我也不了了,如果說是民俗,大概比較容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