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4月14日星期四

蘇賡哲:新「國際友人」

中國人最熟悉的加拿大人可能不是哈珀,而是白求恩。很多中國人來加拿大旅遊,不會去看看哈珀的官邸,但會去站在白求恩故居前拍照留念。白求恩醫生在抗戰中受加拿大共產黨和美國共產黨派遣,不遠萬里去中國五台山地區救死扶傷,染病殉職。毛澤東在「老三篇」之一的《紀念白求恩》中說:「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已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甚麼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每一個中國共產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
所謂國際主義,就是列寧鼓吹的,全世界無產階級團結起來,互相支援,向壓迫者作鬥爭,以解放全人類為目標。因此它重視的是階級,而不是國界或國籍。這也就是共產主義者無祖國的說法,更沒有干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問題,向其他國家輸出革命,是共產信徒的義務。歷來,中共歡迎外國人,尤其是資本主義國家的左傾人士到中國支持他們,這種人被稱為國際友人。
「一群有益於人民幣的人」
時移勢易,自鄧小平向資本主義投降,中共只以固守專政權力為務,用「中國特色」遮羞,世上實在已經沒有國際主義共運。習近平在外訪時,還以中共不輸出革命為榮。
在當前劇變中,出現一種「新國際主義」。有人以中共十分重視的電影《建國大業》為例,指出這齣充滿意識形態宣傳意味的電影,從導演到演員,十居其八都是黑頭髮黃皮膚的外國人。如陳凱歌、陳紅、劉亦菲、甄子丹、陳沖、鄔君梅、寧靜、顧長衛、蔣雯麗等是美國人;其他更多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公民,當然也包括好幾位白求恩的同胞,我們加拿大人。因此,仿照毛澤東語氣,有這樣的文章:「一群外國友人,不遠萬里,來到中國,拍中國的歷史大戲,這是一種怎樣的精神?這是一種國際主義精神,是一種毫不利已,專門利人的奉獻精神。這是一群高尚的人、一群純潔的人、一群有道德的人、一群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群有益於人民幣的人。讓我們把這種道德繼續發揚、繼續宣傳,我們要讓更多的人認識這幫國際友人。」
中國《國籍法》清楚界定,一旦入了外國籍,就是外國人,不再有中國國籍身分。而《列寧全集》第39卷所載列寧的號召,是資本主義國家無產階級要支援未發達國家的人民解放鬥爭。現在中國已經「解放」,正在發達中,但像《建國大業》這套戲,如果把「國際友人」抽離,就戲不成戲了。問題關鍵是,這一大幫前中國人是怎樣變成「國際友人」的。
對我來說,改變國籍做加拿大人的原因很簡單,就是逃避秦政。我在電台主持「烽煙節目」時,不少聽眾來電說,他們不認為中國有秦政,他們今生不做中國人的原因是到外國追求事業上比較好的發展。這也言之成理。
《建國大業》這幫國際友人,當然也不認為中國有暴秦,建國之所以成為大業,應該是建立了一個美好的國家。據說這幫「國際友人」還「爭崩頭」才能夠在戲中佔一個角色。但他們多數人也不是為了「進軍荷里活」而做美國人或加拿大人甚至泰國人的。
然則「國際友人」是甚麼原因煉成的,實在耐人尋味。更耐人尋味的還不在戲裏,而是在現實中:當年開國大典站在天安門城樓上那批元勳的後代,也紛紛做了外國人,再回中國去「有益於人民幣」。有人解釋這種現象的成因說:「現在不是你才怕共產黨,而是共產黨人更怕共產黨。
2011-3-15溫哥華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