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4月7日星期四

蘇賡哲:人與書的厭倦觀

有老友慶祝結婚四十周年,當然應該略備薄禮,以申賀忱。
數年前曾在報上公開表示,如果婚姻生活覺得幸福,而且一幸數十年,絕對是很值得慶賀的事。但就我個人來說,比較難於想像兩個人如何相對這麼久能不相厭倦。坦白點形容,這會使我一設想起來,便有種心靈上的窒息感。人心不同,確實各如其臉

陳國輝兄是一家國營出版集團海外業務負責人,他是書痴求學時就在書店中安營紮塞求好最近因公來加,自然要相訪敘舊他提起一件往事:多年前我和香港一批書店業朋友結伴到浙,從興到寧波,導見時間有限提出天童寺及天閣兩個目的地,我們天一閣是久負盛名的書樓,同類景點在中國書店從業聖地拜」一番但我甫提往天建議全體業否決是「做那行厭那行」,整天對著書還不厭嗎,出來旅行還要去看書,有冇搞錯」小數服從多數無緣一國輝兄當年聽我埋怨深感情,特先後兩次伴我去天還了愛書人心願

這使我想起,人生實很有那些書店業朋友一生對著家中老妻而趣但一想起對著書籍便生厭倦則剛好相反自小對著籍,己超過十年趣味盎然至今仍無厭意每日一床便讀書,睡前還捧著入夢
但一起如果這幾著的不書而是同一異性侶,便有窒息同業也許是活的,書是死,所以會厭人會厭覺得伴侶來來去去是無靈魂在說話,以人會厭遠不會厭
作家月刊2004年12月號之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