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9月2日星期五

蘇賡哲:左右與社群

加拿大的政黨有左右翼之分。這種分別,主要體現在左翼主張政府小社會右翼反之而政府的大小,在其他國家可能是公權力,政府控制力的問題在加拿大是資源金錢分配問題,也就是重稅高福利或相反的問題。    

說是很「右」的地區從港英早期殖民統治時代開始,它的管治精神就是低稅收低福利地區,草根階層基上不負擔直接稅,但也不可能享有諸如老人退休保障等福利。後來人權觀念受重視,貧困階逐步享有比較安定綜援」等救濟
中國大陸是集權國家
,政府其大無比,它表共黨掌握一切源之外,加拿大、香港最大的分別,還在於以政冶原因扼殺民間扼殺非政府、非黨控制的民間社群的存在。
中國學者許紀霖以「非典疫症」為例說明這種分別年非典在多倫多和香港都是疫情災區,但這個地方平民都有良好表現。間群體組織了很多人出來做義務工作,防止疫對前線醫生護士表達關心,作道義上支援。他說,同樣是非典災區的中國內地沒有這種感場面,什麼都靠政府去做,受的病者得不到社群安慰支援,只能感世態炎涼
對比之下許教授說:主社會之所以可愛、有人情味,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有民間社群」中國大陸沒有民間社群,在疫症中就留下很遺憾他還進一步解釋,在中國歷史傳統中也有家庭、宗族、會館這樣的社群因為都是自血緣或地緣團體,在低封閉社會尚可發揮功能,一旦進入高流社會,就會出問題因為中國傳統社中的人情原則,只是發生在社群內部熟人間,換了在陌生人中,不要說人情,連起碼交易誠信都可以不遵守
許教授說的,是比較受忽視的一種產黨禍害。不過我要補充指出共扼民間社群之外,當今中西文化一大分別是中國人奉恩的文化;西方奉行義的文化恩要熟人才有機會去報答,義則是「做應該做的」,和人的陌生或熟悉無關
2011/8/12大紀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