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9月30日星期五

蘇賡哲:鳥盡弓藏

加拿大和歐美以至港台,相信有大量中共地下黨員在活動。當然,現在做中共地下黨工作,即使在台灣,危險性和往昔國民政府統治大陸時是不能比擬的,那時真要有「提著頭顱幹革命」的勇氣。不過有一個值得今日地下黨員參考的奇特現象:出生入死的「白區」地下黨員,在「解放」後非但沒有被重用,照羅海雷說,「反而遭受到黨內最早最殘酷最莫名其妙的冤屈和打擊」。

1949年,中共中央對戰鬥在敵人心臟地帶的南京地下黨人員提出「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漸淘汰」的對待辦法。事實上不止於南京,可以說任何地區的大批地下黨人員都被迫害。「一些發生問題或被疑有問題的地下黨組織骨幹,乾脆被打為匪特分子或惡霸地主,慘遭判刑或槍斃。」
以常理來說,當中共地下黨員,即使不是羅海雷說的「功比天高」、「沒有地下黨前赴後繼的犧牲和卓有成效的工作,就沒有中國革命的勝利」,至少也應該說句「沒有功勞都有苦勞」。何以在中共得了天下之後,他們反而遭罪。羅海雷只是解釋,中共淘汰地下黨有利於中央集權、有利於解決地方勢力。我想,要解決地方勢力,以中共中央的強勢,只要把地下黨人來個「大兜亂」調動就行。真正原因應該是這種人員終日混在敵方人堆中,頭腦複雜,不像蘇區土包子一條心,容易被洗腦和控制。現在香港是半蘇區,地下黨人還用得著,但有名有利的屈指可數。將來如果沒有地下黨,變成全蘇區,可能連屈指可數也沒有。
20110831日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