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

蘇賡哲:前、後幾十年


8月7日明報
    1957年中共反右前,我從中國內地移居香港。前此七年,被稱為中共執政的「黃金七年」。按理他們對我這樣一個小孩的洗腦教育應該是最有成效的。然而一到香港,什麼都煙消雲散了。
不過,如果我像其他同鄉入讀福建中學,也許現在就是另一個曾鈺成,或是某一個維園阿伯,在城市論壇罵民主派為漢奸賣國賊。因此,我不會由於自己沒有中毒,就說洗腦教育並不可怕,就叫無良政客即管放馬過來。 
    我是在67年看到土共上街跳其「忠字舞」而爆發對中共之厭惡及憎恨的。舞蹈這種藝術,跳得好可以賞心悅目,令人得到美感的精神昇華;最下乘是朱自清也跳 過的「扭秧歌」,可以說是醜陋不堪入目。 
    唯有「忠字舞」最厲害,跳得令本來對政治興趣不大的我,開始對中共厭惡萬分。這種「藝術感染力」,只有特殊材料造的共產黨人才能發揮得出來。究其故,相信是「忠字舞」諂媚毛皇帝,而又充滿邪惡的仇恨意識。 
    這就是韓寒對洗腦教育的控訴:「我失落在我生存的環境里,前幾十年教人兇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於是我們很多人的骨子裏被埋下了這些種子: 我失落在我們的前輩摧毀了文化,也摧毀了傳統美德,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摧毀了信仰和共識。」 
    現在跳忠字舞的人老了,但他們「使人貪婪和自私」,並且要摧毀香港的文化、傳統美德等。希望台灣人在看到香港人苦苦抵抗時,能明白李敖贊成的一國兩制是怎樣一回事。

5 則留言: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共产红魔

JustBtwYouAndMe 說...

跳忠字舞及扭秧歌都不需要任何技巧,故令參與者有自我感覺良好的假像。所以有些人仍在緬懷不應該發生的過去。

匿名 說...

人家懷緬与否,關你甚麽事!是否要你批准?!

懷鄉書訊 說...

哈哈!人家講咩又要你埋?關你甚麽事!是否要你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