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8月29日星期三

蘇賡哲:他們被雙重利用

8月27日明報
    日本將「啟豐二號」保釣人士遣返後,香港輿論對這次保釣行動有多種相異看法,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老保釣」李怡先生突破性很強的論述。
他認為這次行動不合時宜,而且傷害了維權運動。回歸後香港的大敵是極權魔掌,它在香港倒行逆施,都是以愛國主義做包裝的,中共和香港代理人用民族主義壓低港人自主反抗意識,保釣正好被他們利用。他指出這次保釣船能出海,並非偶然,而是共方為了這樣的利用而有意放行的。
    啟豐二號在釣魚台海域被日本艦艇重重攔截,船上人員非常詫異,不知何故日方突然網開一面閃開,他們才得以乘隙衝前登陸。日方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我一向所說的,民間保釣只是替日本提供釣魚台在日本實際控制下的證明。因此,保釣船除被中共利用外,又被日本利用。但似乎保釣人士沒有這種自知,才會揚言十月還要再來一次。
    李怡先生引述鍾祖康言論說:「要是我們只能在中國和日本之間任擇其一,作為釣魚台的物主,我必主張釣魚台應歸比中國民主自由得多的日本。」因為「任何極權國家所統治的人民與領土是愈少愈好,即使不能使其規模縮小,起碼應盡力使其規模停止擴大,從而減少極權國家對人類文明的摧殘。」這也是南京大學教授樊百華說他支持台獨的原因,而保釣人士顯然希望擴大極權國家的規模。
    以前我說過,如果釣魚台的麻雀有權投票決定歸屬,牠們會投給日本,因為日本不曾像中國那樣,有消滅麻雀的狂想。中共的幸運,是釣魚台沒有人住,不會搞居民自決。
延伸閱讀:

李怡 – 不要讓保釣民族主義綁架我們的心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