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蘇賡哲:別以為人家聽不懂

[2010-11-23]星島
    文明社會的社交禮儀之一是盡量用大家都聽得懂的語言交談。當面採用第三者不懂的另類語言,難免招人不快,有時還會令場面變得十分尷尬。至於用自以為別人聽不懂的語言侮辱攻擊對方,後果肯定更嚴重。
很久以前,我到香港的書店上班,同事指著一顧客的背影,十分慌張地用閩南方言相告:「這個神經漢把我們的書全搬到地上,你說怎辦?」不料,那人轉過身來,同樣用閩南語說:「我不是神經漢,這些書全是我要買的。」原來他是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長沈宣仁,懂得我們自以為冷僻的閩南話。沈先生豁達大度,不以「神經漢」為冒犯,並且進而論交,大家更做了好朋友。
    但早些時發生在印度洋馬爾代夫的土話事件就糟糕得多。一對瑞士男女遠赴旅遊勝地馬爾代夫訂婚,度假區職員迪特替他們主持訂婚儀式。迪特先用英語表示儀式按回教及馬爾代夫傳統進行,接著以當地「德維希土話」吟唱。瑞士男女以為他在祝福,其實他在不斷咒罵面前的未婚夫婦:「你們是豬玀,將來會生豬雜種。通姦是合法的,同性戀可以通姦。你們的婚姻不合法……你們這種異教徒不配有合法婚姻。」迪特以為瑞典人聽不懂他惡毒的咒罵,但這片段在互聯網播出後,真相曝光,招致網民群情洶湧,指責迪特失德。

    表面上是迪特惡作劇作弄這對瑞典男女,但深入點看,則是一宗嚴重的歧視事件。迪特辜負了別人在一生中的莊嚴時刻對他的信任,暴露出偏狹卑鄙的內心陰暗面,理當予以譴責。
    至於加拿大韓裔柳女士(Min Ieyes)在美國受辱,應該特別值得華人關注。柳女士曾經在南美洲巴拉圭生活,所以能說流利西班牙語。她在上月中和菲律賓裔丈夫前往美國拉斯維加斯度蜜月。當他們在便利店買東西時,一顧客看著柳女士並以西班牙語說:「到處都是他媽的中國佬!」便利店收銀員也用西語回應說:「對呀,他媽的中國佬,我好想拉他們出去打爆他們的頭。」柳女士很震驚,立即表示聽得懂他們說甚麼。但店員沒有道歉,只是輕佻地反問她在哪裏學得西班牙語。
    同一天晚上,柳女士夫婦在住宿酒店的餐廳又遇到同樣事情。這次餐廳職員用西班牙語說的是:「他媽的中國佬令人作嘔!」當柳女士表示她聽得懂並聲明自己是韓裔時,那人就冷冷地答:「那我就不是在說你了。」
    同一天之內,柳女士遇上兩宗相同的辱華事件,顯示這種惡劣情況在拉斯維加斯應該很常見,只因懂西班牙語的華人不多,才在受辱後未廣為人知。
    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便利店的辱華者說中國佬「到處都是」,這和不久前加拿大《麥克琳》(Maclean's)雜誌引起歧視嫌疑的文章有共通處。後者覺得多倫多大學「太亞洲了」,實質是指太多華裔學生,有某種被隱藏了的主流社會種族憂戚意識;前者則是赤裸裸的厭煩和鄙棄。多倫多大學確實有很多華裔學生,《麥克琳》雜誌如果止於指陳事實,在華人社區義正辭嚴的輿論壓力下,應該不會有進一步挑釁。反而拉斯維加斯那些操西班牙語的辱華者,對華裔的態度已超出「太多中國人」的範圍,而突顯出長期累積的怨憤和鄙屑。
    華人為甚麼令他們有此野蠻的觀感,這是大家應該深思的。我總是認為,種族歧視無疑是一種罪行,但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歧視。立法禁止歧視是社會的文明進步,但只做到令人敢怒不敢言,始終不是種族和諧之道

1 則留言:

匿名 說...

闽南语算方言,祖鲁语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