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8月15日星期三

蘇賡哲:教育比較


88日明報
    香港的無良政客和土共異口同聲說:「很多國家都有國民教育課程。」他們混淆了國民教育和公民教育的含義。日前已有加拿大教育學家Jan HaskingWinner應港人訪問,指出國民教育是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政治宣傳,香港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令她想起希特勒。她說納粹推行的就是這種國民教育,強調盲目向政權效忠,不鼓勵人民思考。

    不用和加拿大比較,我們拿被中共推翻的民國來比較,也可以發現在本質上的分別。民國政治非常紛亂,從最高統治者蔣介石到各地軍閥如閻錫山,全都希望得到人民認同和效忠,但當年的公民教育,沒有香港將要推行的洗腦工程,沒有叫學生愛政府或政黨,更不會對執政者善頌善禱。
    以《建國新公民》第八冊來看,它的內容是「我要是得罪了人家,要道歉」、「我說話要輕而和氣」、「我在課外要多看看有益的書報」、「我不盲從,不隨聲附和」「要選擇品行好的人做朋友,效法人家的長處」、「我努力撲滅蚊蠅等害人的東西」。唯一和政治有點關係的只是「應當出席的會議,我都出席,我不放棄選舉權,並且自由選舉我所佩服的人」。再看另一本《模範公民》第八冊,雖然它在「願辭」中說要「做一個中國的好公民,準備為社會國家服務」,提到了國家,但內容也全是做一個健康、仁愛、正直的人。和執政者沒有關聯。這樣的教育課程,當然不會有九萬人上街示威去反對。
    國府在政治上失敗了,但它管治下的百姓比較善良,還出了今日不可能出現的很多大師。

2 則留言: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要“统一”在共产中国治下,Think again, the cancer grows beyond the borders. 那种教育正如陈云所说,是很少有人可以免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