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蘇賡哲:李柱銘的偵察儀


李柱銘和司徒華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時,每次到中國內地開會,李柱銘都攜帶一具竊聽器偵察儀,偵察酒店甚麼地方安裝了竊聽器。偵察儀上紅燈急閃,便是近處有竊聽器。他們發現,一般只有洗手間中,紅燈顯示的訊號較弱,於是兩人便在洗手間開大水喉,然後交換意見。中國是國安部嚴密控制的國家,這樣做完全有必要。

  世界上有兩個司徒華,一個是和中共地下黨有往來的司徒華,這位司徒華活在中共地下組織人員和華叔家人之間。另一個是年輕時在學友社被掃地出門,後來和中共沒有關係的司徒華。這位司徒華活在大多數香港人心目中。他不是故意扮演兩個角色,而是不斷有人要以他學友社時代的經歷,拿來攻擊他是共產黨的人。他覺得裝作和共產黨沒有關係,「有利於戰鬥」。歷史是他和中共愈鬥愈烈,愈烈就覺得愈不能讓人覺得他和中共有關係。這叫騎上虎背。
  1984年,許家屯叫林風去司徒華家,邀請華叔入黨。華叔因許家屯不能解釋以前黨何以甩掉他而拒絕入黨。林風用「別讓許家屯惱羞成怒」為理由,勸華叔寫封委婉的拒絕信。華叔明知林風是國安部在香港的負責人,覺得林「為人正直」,竟毫無戒心親筆寫了封信,內容是說自己適宜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身份,更方便開展工作。所謂開展工作,當然不是後來支聯會的工作。
  中共如果在關鍵時刻亮出這封信,兩個司徒華就要合而為一。香港人大多不易接受。李柱銘的政治智慧果真比華叔差嗎?
2011年83日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