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蘇賡哲:《大江東去》解密 上

1976年,我在彌敦酒店蒿雲廳初識司徒華先生。當時他是龍門書店股東兼總編輯,我們籌劃在西洋菜街開設集雅圖書有限公司。出席這次籌備會的,還有兩位龍門股東,其中一位是中文大學教授、現代教育研究社老板黃福鑾先生。聽過我提供的計劃書,黃先生覺得本大利小,甚至可能無利可圖,嘆了一口氣說:「那不如賣涼茶算了。」

司徒先生堅持開書店,他認為文化事業不應以賺錢為前提。後來他代表龍門,和我輪流擔任公司董事長。書店在三年後結束,新書入了貨就不能退,虧了一筆不菲的外債。由於是有限公司,賬面上交代得清楚,就沒有償還責任。但司徒先生對我說:「你還年輕,以後仍要吃書店這行飯,還是大家掏荷包填了這筆賬吧。」龍門其他股東也都同意他的看法,做到「光榮結業」。司徒先生是很有商業頭腦的人,他做其它生意很成功,「教協」這種工會型事業的佳績更有目共睹,如果他能多放時間在集雅,成績應該比我好。
合作做生意很容易生磨擦,我和司徒先生沒有發生過任何磨擦,而是通過合作,對伙伴有所了解。後來我們曾在民主事業上再合作,司徒先生和我之間的互相信任,和這次生意合作有很大關係。在私人生意和民主事業都曾和華叔合作過的人,大概為數極少。
除此以外,我與華叔還有共同嗜好,便是喜歡閱讀。知道他忙,又了解他的口味,我常送一些書給他,然後再聚首交換讀後感。這其實是了解一個人個性和人品的途徑。
我印象中的華叔,和其他民主陣營戰友了解的華叔相信是一致的。他是正人君子,古道熱腸,對人熱心,善良而正直,幽默感要在戰鬥中才偶爾閃現,不喜歡自嘲,和浪漫不羈絕緣。也許因為有這種體認,我不是華叔的諍友,做不到「友直」,實在負愧。例如我告訴他,魯迅不值得崇拜,魯迅深知中共諸如出賣左聯作家之類的罪惡,卻從不出聲,所以骨頭並不「最硬」。他不以為然。雖然這關係到一個人政治思想的幼稚或成熟,我也就算了。
比較值得一提的是,我從側面知道他年輕時在學友社有過被奪權的經歷,除此之外,只覺得他反專制反極權比我還要決絕。有這種感覺的人極多,包括所有民主派戰友。也因為這感覺,當華叔親人向傳媒吹風,透露回憶錄《大江東去》記載著華叔和中共的關係時,支聯會才會表示震驚、李永達才會要求公開錄音帶。
讀過《大江東去》,我相信書中記載的是華叔本來意念,沒有造假,而且執筆人是高手,模仿華叔筆法,令人和讀華叔文章沒有分別。這本回憶錄等於是告訴我們,世界上曾有兩個華叔,一個是我和他的戰友,以至廣大香港人心目中反專制反極權不遺餘力的華叔;另一個是他的親人以至某些中共地下組織成員所知道的華叔。他們所知道的華叔,在學友社事件之後,仍熱切地希望能因年齡增長,自動轉為中共黨員。1966年華叔35歲,還要向地下黨哭訴所受不公正對待;198453歲,面對許家屯派人邀請他入黨,還要忿忿不平說:「除非許家屯能夠將我許多的歷史問題解釋清楚,我才會考慮。」又說;「我入甚麼黨?你都沒有解釋以前為甚麼甩掉我。你先解釋這個問題我才回覆你。」
這兩個華叔之所以同時存在,不是華叔想當「華南影帝」,而是早期他領導工運社運,港英要把他「抹紅」:後來搞民運,別有用心的人要「置他於左地」,因而他覺得,不公開自己和中共的關係,有利於戰鬥,是一種戰鬥利益。這條隱瞞之路愈走愈遠,最後己難於回頭。
我提出的質疑是:「今日戰鬥終結了嗎?」
如果以前守秘密有利於戰鬥,今日的公開當然就不利於戰鬥。即使華叔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但戰鬥還是要繼續下去的吧。作為民主運動的精神領袖,公開他至少到198453歲時,仍為未能參加中共而耿耿於懷,甚至還有更嚴重的,對中共的認同,對戰鬥利益當然是一種破壞。
另一個質疑是:從今日港府極力推動替補機制,可以知道五區公投確實有體現民意的強大威力。這是華叔深知的,所以他贊成。有一次我和他在仕德福酒店陶源酒家吃飯,劉天賜兄也在座,華叔所表現出來,對五區公投的支持,比黃毓民兄還要熱切。可是我去了一趟加拿大,回來再和他在皇上皇酒樓敘談,他變成反對者。一兩個小時內,他一直在抨擊毓民。此外,他也向陶傑兄說過,他反對五區公投是「對人不對事」。這種說法本來很負面,並不明智、更不理性。此外,又有「人家要跳樓,難道我也要跟著跳嗎」的說法。我覺得華叔所批評的毓民的不是,其實很多是毓民自己掛在口邊的自我暴露,早就眾所周知。毓民不是偽君子,不能說「我以前不知道他為人,後來知道了,才轉軚」。此外,如果五區公投是跳樓,那華叔早期的贊成,等於是曾經想跟著毓民跳樓。 
在《大江東去》中,華叔還說:「民主黨不應被社民連搶佔道德高地,所以在十一月底,我己公開反對公投。」
試想,如果五區公投是道德高地,民主黨應該做的是搶佔它,而不是反對它。反對道德高地,豈不變成不道德?
待續。。。。。


之前在懷鄉書訊貼出的蘇博士鴻文,多是從報紙搜尋來的,開始時一篇一篇的打,現在用掃瞄的,也有下載的。作為五區公投的支持者,對蘇博士的解密也不盡同意,但今次得蘇博特許賜文首發,與一眾讀友分享,仍感非常榮幸。 -- 懷鄉書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