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

蘇賡哲:《大江東去》解密 下


總之,一個人如果只是解釋自己何以反對五區公投,是不難的;但要同時解釋為甚麼之前是贊成的,卻大不容易,而至會錯得很顯淺、很自相矛盾。華叔何以轉軚,置自己於動輒得咎、難於自圓其說的位置?這個謎困擾了我很久。我一直認為,我返回加拿大期間,有人在他面前做了功夫,這個人一定不是說之以理,而是用了包括威脅在內的別的手段。但華叔的私生活堪稱無懈可擊,誰有這麼大的能力?何來這麼大的能力?直到讀了《大江東去》,才豁然完全明白。

1984年,港澳工委頭人許家屯,叫國安部香港負責者林風,到華叔家邀請他入黨。林風是華叔心目中正直的人。當時,華叔要許家屯解釋以前黨為甚麼甩掉他、用卑劣手段多番排擠打擊他。不解釋清楚,他就不考慮入黨。林風勸說華叔別正面拒絕許家屯,免得許惱羞成怒,說敬酒不吃吃罰酒,建議他用一個婉轉的理由回覆。於是華叔從《陳雲文選》中,抄了一段文章,交林風轉給許家屯。
陳雲這段文章是:「許多黨員只有暫時退出黨才能不受組織牽累,便於黨外活動,避免國民黨特務的追擊,過去和現在的經驗都證明,有些黨員失去了黨的聯繫,因無組織牽累,不僅保存了自己,而且獲得了社會地位。」「不能將一切可能入黨者全數收入黨內。黨不僅要考察他們是否己經具備入黨的政治條件,同時必須估計到他們入黨之後是否更利於革命活動。依據『黨內小黨外大』的原則,大多數進步的中上層分子應該暫時只作黨外共產主義者而不必入黨。只有必要吸收入黨者,才應吸收入黨。」
陳雲這種老黨棍的文章,一般人是沒有閱讀興趣的。華叔能随手就找出來抄錄,當然因為他很上心。他覺得陳文中「獲得了社會地位」的人,就是他自己。照常理,華叔的拒絕信不會無頭無尾,抄一兩段陳雲的文章就算。在文章之前或之後,他應該有自己一些鋪排注解。我相信這些鋪排注解的內容,應該就是他在回憶錄中的鋪排注解。文字未必完全一樣,意思應相差不遠。他說:「我的意思是,人不一定要入黨,在黨內黨外,都可以做好事;另外,一些人過往和中共是有組織關係的,現在退出了,反而更方便開展工作。」
歷史上有些「獲得了社會地位」的人即使想入黨,中共也不批准,因為讓這種人以黨外人士身份來擁護共產黨,所收效果,比一個共產黨員擁護共產黨大得多。宋慶齡就是個典型例子。
以下是我的推斷:共產黨很擅長做檔案工作,像華叔這位前青年團員,後來成為社運、工運領袖,港澳工委不會沒有他的檔案。這封致許家屯的信,當然是檔案內容之一。在關鍵時刻,地下黨可以用公開這封信來要脅華叔,讓兩個華叔合二為一。華叔就成為直到1984年的「黨外共產主義者」,一心要以「退出者」身份,「更方便開展工作」,。所開展的工作,當然是和共產黨內應外合的工作。公開這封信,震撼力必定非常巨大。甚麼是關鍵時刻?以中共對公投的忌憚來看,五區公投前夕,便是他們使出這撒手鐧,要挾華叔的時刻。
華叔就範了,轉了軚反對五區公投,甚至支持通過政改方案。他選擇先穩住中共,然後自我引爆秘密的方式,希望將傷害減到最低。要達到理想效果,當然不是開個記者招待會,然後由媒體各自發揮,而是寫入回憶錄,作為一生心路歷程的一部份,讓大家了解他從對中共充滿憧憬以至幻滅的經過,從而產生一份理解與同情。我認為在「相當程度」上,這樣做可以達到一定目的。
如果不這樣做,那封致許家屯的信,始終是懸在華叔頭上的摩克利斯之劍,它己掉下來一次,造成泛民極大傷害,還可以掉下來無數次。
我們必須考慮,劍掉下來了而華叔不就範,將會有甚麼後果。如果傷害的是民主運動,而且傷害相當嚴重,則華叔的就範可以理解。如果傷害的只是華叔個人,那就是另一回事。這關乎華叔終身評價,我願意將它留待公論。
這把懸劍應該是極為重視自己聲名的華叔一生所面臨的最大危機。在如此巨大精神壓力下,他的病已不可能樂觀,連帶病延年亦成奢望。回想起在我失去所愛的艱難時刻,他所給我的安慰與支持,不禁惻然。
解開上述謎團,所有疑問一掃而空。甚至何以華叔一定要將回憶錄交給親人處理,而不是交給民運伙伴,也就得到解釋。如果我們將廣大香港人認識的華叔視為明的華叔,地下黨人認識的華叔視為暗的華叔,則他的親人對明暗華叔都有深切了解,他們知道華叔受到要挾,要能達成華叔藉回憶錄減輕傷害的願望。現在看來,他們是對得起華叔的。如果將回憶錄交給民運戰友處理,在震撼驚疑之下,說不定會將他們心目中認為不利於華叔的內容删掉。這樣就達不到以自我爆破減輕傷害目的,而且摩克利斯之劍仍掌握在中共手中,甚麼時候秘密會被公開尚是未知數。
民主黨反對五區公投的朋友也許會出來說:他們不曾受華叔影響。這我就無話可說。無論如何,李柱銘、鄭家富他們是值得佩服的。李柱銘被華叔譏諷幼稚後所表現的雍容大度,尤為難得。今日,《大江東去》擺在眼前,對一位最少在1984年仍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自居的老朋友,蕭若元兄質之以政治白痴,我實在只能苦笑。
在我提出上述推斷後,有華叔在加拿大親人表示,華叔轉軚不是我所說受要挾所致,而是另有原因。至於是甚麼原因,他們不肯透露。其實作出上述推斷,對我來說是為了替老朋友遺留下來的謎團作出解釋,有了這個推斷,所有謎團一掃而空。因此一般人均予以認同,如果為了維護華叔,而作出「另有原因,但不告訴你」的姿態,人們首先想到的是,這個原因一定是非常不利於華叔,你才不肯說出來。不是嗎?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如此說來, 蘇兄從1976年至89民運之前
與華叔是有僅密交往的,
但是當你讀完〈大江東去〉之後
才知到他當時還是一心向黨的。
請問蘇兄, 在這13年內,
究境是他並沒有用「真心」與你交朋友?
還是因你太重友情而不察覺他是一個「兩面人」呢?

懷鄉書訊 說...

bumpy,
代蘇博多謝提問,他將有專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