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7年1月1日星期日

蘇賡哲:敢言的莫言

12月8日多倫多明報     
    今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頒給了日本的大隅良典。中國人為之歡呼說:「大隅良典是個熱愛中國的科學家」。 他是第23位獲得諾獎的日本人,他所熱愛的中國,如果照人口比率,應該有230人得到諾獎,可是中國得獎者只有三個,其中之一還「自絕於中國人」,被長期監禁起來。另一個莫言,除恭抄暴君毛主席剝奪寫作自由之《在延安文藝座談會的講話》外,習近平在「中國文學藝術界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講話,他又獻媚說:「習總書記是我們思想的指引者」,「我們心裡還沒來得及說的話,被他用非常精闢的話語概括出來了。這都是因為他的確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一個博覽群書的人、一個具有很高藝術鑑賞力的人,是一個內行」。如果諾獎評選人聽到莫言這番話,也許會後悔頒獎給他,而應該將文學獎頒給內行人習近平才正確。 
    有人說:「人們對莫言的敢言有所期待,這可以理解,卻未必站得住腳。莫言有巨大的名聲,但他沒有義務以此來對抗體制。」 
    我倒是覺得,莫言是個相當敢言的作家。如此肉麻吹捧「今上」的話,沒有勇氣是說不出來的。同是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就不會有此氣去吹捧日本首相。更不用說另一位有巨大名聲的村上春樹之必定要站在與高牆對抗的雞蛋一邊。人比人,比死人。 
    其實,人們不一定期待莫言去對抗體制,不期待他像劉曉波那樣成為第二個被囚禁的諾獎得主,只是期待他不要諂媚毛澤東之後又諂媚習近平。再退一步,即使諂媚也不要肉麻得令人「凍未條」、「頂唔住」。

4 則留言:

匿名 說...

“冷未條”?系唔系“眼眉條”啊?

匿名 說...

對諾獎早已不關注了。

cheung geng ho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凍未條" 是一個台灣話語詞 ── 即: "支持不住、忍不住、受不了" 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