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

蘇賡哲:兩次動蕩的分別

    香港佔領運動旨在要求民主普選,反對人大「831框架」的偽普選。六七左派暴動打出的旗號,則是反對港英打壓他們宣傳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是極權思想,前者要求民主;後者追求極權,這就是香港前後兩次社會動蕩的最大分別。

    六七暴動是由當年世界上最大建制在香港的代表新華社指使,發動的。暴動參加者都是他們旗下學校的師生、工會工人、國貨公司或國營企業的職員,在社會身分上上有特定左派屬性,他們都自認為在支持這世上最大建制,並且得到它實質和聲勢上的支援。他們的理想是仿照前一年澳門「鬥爭勝利」的模式,將北方最大建制的極權勢力造成香港太上皇,將港英政府變成他們操控下的傀儡。佔領運動反對的是最大建制,和它在香港設立的特區政府,希望得到充份選舉權與被選舉權,它的發起人是文教界知識分子,參加者的社會身分比六七暴動廣闊得多,甚至有從海外趕回去參與的前居民和留學生,這在六七暴動是不可想像的。 
    六七暴動的工人發動罷工,及「戰鬥隊」成員,是有津貼可以領取的,他們在行動中所用工具、器材,都來自公有機構和組織的供應。甚至後來被阻止入境的700打甘蔗刀及輕機槍,亦屬最大建制擁有的物資。佔領運動的參加者露宿街頭,包括醫護人員和所有義工,非但沒有津貼,還自掏荷包捐獻各類必需物資。這樣看來,誰被人利用,誰自主自發,是非常清晰的事。

1 則留言:

匿名 說...

美國今天也很動蕩,但幸好有健全的體制,能自動解決內部矛盾丶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