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6月29日星期三

蘇賡哲: 人民比政府更狠

6月14日多倫多明報      
    加拿大人相信很難認同「有這樣的加拿大政府,才會有這樣的加拿大人民」,這是因為民主國家,政府由人民選出,我們會比較接受,加拿大政府就是人民的一部份,有這樣的加拿大人,自然就會產生這樣的政府。 可是在香港,本土派所說「有這樣的中國人民,才有這樣的中國政府」,卻受到很多泛民中人的否定。此中分別,在加拿大政府不可能像中國政府那樣,強制控制民眾的意識形態、不可能洗人民的腦、更不可能以政治「運動群眾」。然而,無論政府如何強勢影響人民,我們不能否認,毛澤東、習近平也都是中國人民一份子。 
    我覺得在中國,這是一個相因相成的問題,甚至已經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但香港本土派認為,很多時候,中國老百姓比共產黨更狠更殘酷,則有如此實例:1946年河北永年縣共佔區,剛就職的縣長李新奉派主持鬥爭宋品任。宋品任五花大綁跪在台上,一名老婆婆上台控訴宋強奸及殺害她的女兒,哭訴時掏出一把小刀當場將宋的耳朵割了下來,台下民眾群情洶湧,蠢蠢欲動。李新眼見將要失控,馬上跑去打電話向上級請示,要求將宋立即槍斃。但打完電話回到會場時,發現宋已經被群眾拖下台剮了,全身一點肉都沒有,只剩下幾根骨頭。李新後來在人民大學當黨委,他回憶說,同樣情況很常見,而且還是發生在土改剛開始,最溫和的時期。 
    是的,如果沒有共產黨,這些人也許不會被處死。但共產黨只想處死他們,民眾卻要凌遲他們。

6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蘇博所舉事例出處:http://www.mingjinglishi.com/2012/12/blog-post_1667.html
"类似的情况在以后一些地方土改和几乎同时发生的镇反运动中,在各地也都不同程度地出现过。有些还受到了当地干部的鼓励。比如,我看到广东个别县当时的报告,讲到的情况,就和李新讲到的情况一模一样,甚至还要厉害。因为有地方干部鼓励群众把被杀者的肉割回家去,因此也真的造成斗死或杀死人之后,现场民众把死人的肉一条条割下来,或把心肝挖出来,拿回家去的情况发生。"
宋品任不單是強姦犯,他是日本皇軍憲兵隊長,要殺他的豈只第一個上台的老大娘?

龍象般若 說...

心理學認為一個人的童年遭遇對成長有很大影響,例如童年被虐待性侵,長大很自然會對人虐待性侵,是種不經意的條件反射!個人很怕見路上被輾斃的動物屍體,會立即毛骨悚然,顫慄不安,所以我不能做屠夫或掃街,斬開一件件,或清理路上的「肉餅」?我的天呀!蘇生說過:「加拿大華人常常唱加拿大國歌,以示忠誠,反而很少見白人主流常常唱國歌,」很好笑!大陸人要比中共政府更殘忍,同理!

龍象般若 說...

同儕壓力(英語:Peer pressure)或稱同輩壓力、朋輩壓力,指的是同儕施加的的一種影響力,它可以鼓勵一個人為了遵守團體社會規範而改變其態度、價值觀、行為。相關社會團體包括會員團體(當個人「正式」成為會員,如政黨和工會)或社會派系。受朋輩壓力影響的個人不一定願意屬於這些團體。

朋輩壓力,西方學術上解釋為:因害怕被同伴排擠而放棄自我做出順應別人的選擇。但現在,這個概念似乎還要外加一層,也就是還要包括同輩(即與自己年齡、地位、所處環境相似的人)取得的成就所帶給自己的心理壓力。

龍象般若 說...

密宗稱為:「本尊成就」,「變身原理」,「學佛成佛」,「學魔成魔」!儒家稱為:「近硃者赤」,「近墨者黑」,「孟母三遷」!

龍象般若 說...

諸法〈事物〉因緣生,諸法〈事物〉因緣滅,我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

假如你生長在意大利,你很大機會成為天主教徒!假如你生長在不列顛,你很大機會成為基督教徒!

假如你生長在以色列,你很大機會成為猶太教徒!假如你生長在俄羅斯,你很大機會成為東正教徒!

假如你生長在泰國,你很大機會成為小乘佛教徒!假如你生長在西藏,你很大機會成為藏傳佛教徒!

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空,解作,緣生,無自性〉


龍象般若 說...

1997前,英國統治香港時期,香港人有高級,先進,優越感!何以共產黨接收香港後,香港便迅速衰落?是共產黨的關係?還是香港人的關係?

蘇博士的講法有點「宿命論」「見取見」「邊見」的味道,認為狗永遠是狗,人永遠是人。而佛家認為重點不在於你的「人」,而在於你的「緣」。

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13/126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