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6月27日星期一

蘇賡哲: 不自覺的心理學家

6月10日多倫多明報      
    文化大革命雖然被稱為「十年浩劫」,但仍有不少中國人持相反看法。 中國大陸的評論人張宏良就說:「文化大革命開闢了人類大眾民主的新時代。文革探索的大眾政治制度,本來是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對人類社會最偉大的政治貢獻,也是廿一世紀人類社會變革最偉大的主題」。非但不是浩劫,而且「最偉大」了。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中國不少地方都有高調紀念活動。最耐人尋味的是香港我的故居樓上,居然有「撐文革」團體遷入,在外牆髹上文革時期常見口號,還上街宣揚他們的政治「理念」。 
    事實上文革的民間土壤一直是存在的,它和人的愚昧有關,和貧富反而沒有太大關係。只要看薄熙來在重慶搞「唱紅歌」就可知一二。連那些和尚、尼姑、道士都滿臉陶醉唱紅歌,其他俗人更不必問了。文革起因是退居二線的毛澤東要重返一線,須要「運動群眾」去衝擊官僚系統,薄熙來也是二缐想上一缐,他想得出的手段仍是年輕時的奪權記憶,但是 ,雖然有人稱他為「大陸的馬英九」,畢竟魅力上比毛澤東,下比馬英九,還是相去甚遠,給人的感覺是才不足濟其志。 
    西哲勒龐說:「世上的所有偉人,所有宗教和帝國的創立者,一切信仰的使徒和傑出政治家,甚至庸俗點說,一伙人裡的小頭目,都是不自覺的心理學家,他們對群體性格有出自本能但十分可靠的了解。」從王立軍事件來看,薄熙來尚非不自覺的心理學家。文革式奪權他縱有民間土壤,欠缺「偉人」所需的這一點,是習近平之幸。

3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人手一本紅紅的毛語錄,聽唱一曲曲文革紅歌,的確令人精神亢奮,對革命和領袖產生熱情澎湃的幻想同戀慕!情況和日本太陽旗武運長久,德國納粹黨卍的信仰催眠崇拜無異,也像伊斯蘭教徒人手一本可蘭經,給人智珠在握的滿足感!那純屬感性的宗教情懷!在中國大陸無資訊及思考自由下,那種盲目信仰是致命的病毒!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

匿名 說...

大海航行靠舵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c4LU-eVPwo

匿名 說...

王立軍識得走去美國領事館 , 証明廣大「愚昧的蝗蟲」之中 , 也有頭腦清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