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蘇賡哲: 鄭大世的矛盾

10月28日多倫多明報      
    很多人心中有一個困惑:為甚麼那些聲稱熱愛中國,覺得中共偉大、光榮、正確,看到五星紅旗升起熱淚直流的人,只願跑去西方國家受洋人歧視,不肯回去當堂堂正正的強國人。 其實,這種情況朝鮮人也有。我們常見的是朝鮮人冒著性命危險逃出朝鮮,他們還有個專門名稱叫「脫北者」,除非是朝鮮政府派出的間諜,脫北者不會跑回朝鮮自投羅網,也不會歌頌金正恩和朝鮮勞動黨。但是,在脫北者之外,還有其他朝鮮人和我們困惑中的中國人一樣,所宣揚的理念和生活選擇完全脫了節。 
    金正日時代,南非世界杯球賽,朝鮮隊球員鄭大世激動地說:「我一直在夢想著這個舞台,今天終於站到這裡,聽到國歌響起,我忍不住流淚了。」球賽完畢,鄭大世回去日本,繼續過朝鮮所不齒的生活。有論者說:「鄭大世的國家認同與現實生活,有諸多令人玩味的矛盾之處。但在居日朝鮮人中,他不是獨特案例。」我們看慣了太多「中國的鄭大世」,麻木了,就不覺得有甚麼可「玩味」。 
    司徒華曾鼓動一些朋友北上參加祖國建設,這些朋友都慘受迫害,甚至屍骨難覓,但華叔沒有因此減少對中共的熱情。同樣的國情,亦不曾減少鄭大世對朝鮮的熱情。1959年,千名居日朝鮮人乘船去朝鮮參加祖國建設,碼頭上同胞播放《金日成將軍之歌》來歡送。後來他們還有「返回人間天堂運動」,直到近八十年代,前後有9萬人返回朝鮮,據脫北者透露,這些人都慘受迫害,有些則餓死在人間天堂。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沒有矛盾,理智上選擇真善美,感情上放不下我執。


匿名 說...

有個人才有家,有家才有國,决意選擇脫離專制的個人或家庭會寻找到真正的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