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9月17日星期一

蘇賡哲:走光記

圖片:香港政府新聞網

910日明報
    清理舊名片,經常勾連起一些記憶。但有些時日太久,印象已極模糊。像Ross Terrill這一張,只記得他來買書,其他已忘記一空。不過這人改了個漢名叫譚諾思,後來在美國與中共建交一事上,起了穿針引線作用。
他自稱政治立場中間偏左,但不必誤會他親共。他進出中國二十次,對大陸相當了解,批評中共非常深刻。他說:「在中國,太多太多非法的事,你若是細看他們印製精美的法規,而又不忘過去的經驗,保證你連大門也不敢出。」「共產黨想盡辦法,無所不用其極地保有他們獨佔的政治權力。」六四發生後,有人替中共辯護說:鎮壓是北京民眾引起的。他憤怒地回應道:這和說火災是房屋引起的,同樣可笑。
    1964年,年輕的譚諾思訪問中國,用光了旅費。限於當年的條件,只好去英國駐北京代辦處求助。一位同樣年輕的外交官大衛威爾遜出來接待他。譚諾思覺得威爾遜是直爽而愉快的蘇格蘭人,精通中國文化,能說華語。經過安排,英國財政部借給譚諾思二十英銬。此後兩人成為朋友,威爾遜常穿著蘇格蘭裙,開一部紅色敞篷跑車載著譚諾思出去兜風。有一次,車開到長安街,忽然出了毛病停住。好奇的中國人立即大量圍觀當時罕的老外和跑車。威爾遜要下車檢查引擎,因為是敞篷車,他很「型」地翻身跳出車外。但穿蘇格蘭裙沒有打底」,立時春光畢露,引來圍觀者同聲驚呼。隨後幾個月,北京人人都在談「威爾遜的裙子」。
    不過,他們不一定知道,後來威爾遜曾出任香港總督,改名衛奕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