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9月5日星期三

蘇賡哲:他們自己就是天神


    香港立法會選舉逼近投票日,各種競選工程的衝突也漸趨白熱化。加拿大香港移民社區也受到波及。我有朋友準備赴港投票,也有朋友專程赴港為候選人當義工,冒著暑熱在街頭設站分發宣傳品或幫忙寄發單張給選民。這些朋友的義助對象都是「人民力量」候選人。
    這種不忘故園的精神,余英時教授在接受訪問時闡釋得很清楚。他說:「如能為香港打點氣,以報早年受香港自由之惠,固所願也。」他指出香港回歸以來天天在變,西環治港、國民教育,都證明共產黨所謂五十年不變是騙人的,不可信。凡此變化的要害,都是要消除人權、自由、民主這些香港核心價值。余教授知道民主人士在左派步步進逼下,要打贏選戰很不容易,他主張以「社會包圍政治」方式,去吸引市民對選舉的興趣。
    這些「前香港人」讓人感動,他們有如佛經故事中的陀山鸚鵡,看到陀山山林著火焚燒,鸚鵡投水濡濕羽毛,飛去救火。天神問牠為何這麼傻,牠說:因為以前曾在這山生活過,有所不忍。天神被牠感動,發功滅了火。
    今日香港沒有天神發功,但其實香港人可以做自己的天神,用手上的選票自己救自己。可是正如余教授說的不容易,香港人要在選戰中捍衛核心價值,主要是兩大障礙。首先當然是建制派的資源攻勢。一般人以為建制派就是倚賴種票、「蛇齋餅?」取得優勢,其實不盡然。正如余教授所說,中共有的是權勢和金錢,不可忽視的是有愈來愈多的中資機構,他們的員工就不必蛇齋餅?,也可能把票投給建制派,因他們會以為,老板在香港的路愈寬闊,自己的前景也會愈樂觀。甚至不一定是中資機構,所有和中共存在利害關係的機構員工,都可能產生這種短視的想法。也就是說,他們的投票取向是自主、自願的,不是出於老板的脅迫。這是我一項觀察結論。
    另一項是我研究了很久,迄今仍說不出所以然的現象,即是閩南籍香港人為甚麼是建制派的鐵票,他們聚居的北角區何以是左派票倉。
    我自己就是閩南人,但一直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根據前港英政府統計,閩南人在香港犯罪率一直是最低的族群,但我們不能因此得出閩南人怕事,樂於做順民的結論。因為在1967年左派暴動中,閩南人勇於挑戰港英,也不憚於付出頗大代價。照我所知,這批數目巨大的閩南人並沒有因此得到相稱的利益,蔡素玉等頭面人物也看不出有甚麼特殊魅力,何以中共的洗腦攻勢對他們特具功效,只能說是個難解之謎。
    另一個障礙是民主派內訌。
    執筆時的民意調查,對民主黨很不利。倘若民調正確,民主黨在分區直選可能輸得只剩下兩席。民主黨把失利因素歸諸人民力量狙擊,因而在「告急」求救時全力向人民力量反擊。黃毓民是人民力量主將,蕭若元勉力維持的「香港人網」網上電台是人民力量為數不多的喉舌。兩人都蒙受金錢通共的指控。但民主黨人轉軑反對五區公投、進入中聯辦搞密室談判通過政制方案,已被李怡、古德明等意見領袖評定為「無恥投共」,他們都與人民力量沒有關係。民主黨被負面定性,不是攻擊人民力量所能挽回的。他們的出路,還是應該去中聯辦乞求分幾張鐵票比較實際

8 則留言: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時常看見「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請問:這裏所說的「作者」,
究竟是留言作者本人,
或是這個網址(blog)的主人?

懷鄉書訊 說...

令你感到困惑,對不起!這個網誌歡迎讀者留言,除廣告或對我以外的人作人身攻擊,我絕不干預。雖然樓上那位讀者總是留言後自行刪除,因甚為勤力,肯定是忠心讀者,我就當是他寫給我一個人看的,放之任之便了。

匿名 說...

疯狂到自称上帝

懷鄉書訊 說...

本文經毓民的面書分享,加上立會選舉前貼出,輕易成為最熱門文章。

匿名 說...

余教授的問題讓吾曰:
閩南人離鄉背井,篳路藍縷為求兩餐,勤勤儉儉,營營役役為求生活安定.
''我愛祖國,祖國愛我嗎?''
故鄉永遠的故鄉!母親永遠的母親!
連祖宗都忘了,那算人嗎???(狗咀長不出象牙.)
''國教''從認識祖宗開始.
史監:靠把咀揾食之輩,風光能多久???
(為免傷和氣,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