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7日星期五

蘇賡哲:戰狼對司機

10月12日多倫多明報     下一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中國可能推出吳京的《戰狼2》,而韓國則以《逆權司機》出陣。這將是個有趣現象。《戰狼2》是宣傳中國民族主義的動作片,在中國票房據說大賣六十億人民幣,但在香港和美國賣座慘淡。 描寫光州民運的《逆權司機》在中國被禁映,在香港因屬政治片,只在電影中心少數小戲院上映,卻是爆出冷門,有欲罷不能之勢。人心向背,從電影看得一清二楚。 
    《逆權司機》在中國被禁是意料中事。有些「想辦法」看過的中國人,據說哭得比韓國觀眾更厲害,心情也更沉重。這完全不難理解,畢竟韓國現在已雨過天晴,中國的六四則平反無期。當然,爭取找這部電影來看的中國人,應該不是有飯吃就三呼萬歲的愚民。余杰提出個問題:台灣二二八事件,何以至今沒有拍出一部震撼人心的電影。梁朝偉那部《悲情城市》點到即止,震撼人心的只是它的配樂。事實上二二八事件的戲劇元素,比光州事件豐富得多,其中有無數激動人心、可歌可泣的故事,如果說藍綠營對事件各有看法,那大可以一個事件各自表述,各拍各自的電影。
    逆權司機本是一名「韓豬」,親歷了軍警對無辜百姓的屠殺,一變而為抗爭前列的勇士。片中的德國記者也演得不錯,看到民眾被屠殺慘狀,他因震驚傷痛而迷惘,內斂得恰到好處。本來,論危險性,炮火橫飛下的戰地記者應居第一,但內心的震撼,卻是武裝軍警屠殺平民為最,因戰地大家都有武器,而光州事件被殺的百姓卻手無寸鐵。

2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九七前和九七後的港産片明顯是兩個世界。世界變了。香港其實已非香港,香港人已非香港人了,這的確是事實。

窮心未盡 說...

貝多芬演奏音樂,愛因思坦分析科學,甚麼人說甚麼話,甚麼人做甚麼事。如果現在仍是英國統治香港,無人會拍「十年」「天與地」等悲情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