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9月18日星期三

蘇賡哲:不知所謂的知識分子

Photo: Addicting Info
9月12日多倫多明報 
    美國著名公共知識分子抗士基說,美國通常是根據自己的利益去替別國受政治迫害的人貼標籤。如某國受害的人民可以令美國得利,使美國得到干預該國內政的好處,就是「對美國有價值的受害人」;若美國不能從中得到干預的利益,便是「無價值的受害人」。
    美國很多「著名公共知識分子」都是反美的。他們不純是反美國政府或美國總統而是反美,這是有其道理的,因為美國政府和總統來自人民,所以很多時候他們反的其實是億萬計的美國人。 
    美國的西部牛仔片常有捕殺壞人的槍手。如果同一時間,槍手只能捕殺兩個壞人中的一個,而這兩個壞人一個有賞格,一個沒有,亦即是一個是「有價值的壞人」,一個不是,槍手當然會捕殺那個有賞格的,「放生」另一個。這不是雙重標準。美國當「世界警察」,但國力有限,未能逢案必辦時,挑有可能令自己得益的案來辦,我認為完全合情合理,辦案要出錢出力,有時還要日本等小兄弟預支辦案費。 
    如果挑沒有賞格、沒有好處的案來辦,我是美國人我都會反對。 
又如你看見李嘉誠和一個窮人各自在路軌上行走,他們沒有察覺火車快將撞上來,如果你冒生命危險只能衝上去推走其中一個,而你推開的是李嘉誠,美國著名公共知識分子就會批評你動機不純,挑李嘉誠這有價值的可能受害人來救,皆因為你希望得到回報。 
    還有另一種情況:美國不去推翻蔣介石獨裁政權,因為有更龐大的獨裁政權在後面。兩害相權取其輕,蔣介石是美國人心目中「有價值的獨裁者」,並非台灣人被視為「無價值的受害人」。

延伸閱讀:亞洲周刊【敘利亞亡國悲劇即將上演】

5 則留言:

Your cheatin' heart 說...

世界上那個國家是不為自己的?美國不是純善但仍是上善,

相反那班無知的美國左派像小白兔對邪惡勢力仁慈乃白癡。

Starry Starry Night 說...

如果給你選擇,你選擇誰做朋友?洗廁所的?李嘉誠?

如果給你選擇,你選擇誰做伴侶?年輕美富?窮兼醜?

如果給你選擇,你選擇誰做總統?為你辦事?為外人?

匿名 說...

類似的ON人, 香港很多, 叫做左X膠, 中國撚, 專門犧牲香港人, 自已就帶光環

独立新闻网 說...

苏先生:您的文章我们网站转贴了,希望您不介意。http://dulinews.com/

谢谢!

Starry Starry Night 說...


如果世界沒有美國?憎恨美國的左膠應聽聽!

https://archive.org/details/2009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