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9月23日星期一

蘇賡哲:「甚麼中國東西」

Quels Chinois
[2013-09-17]溫哥華星島     
    中國遊客在境外的醜聞,幾乎是無日無之。日前台灣媒體報道:台北男子陳立倫在阿里山上見一團來自河南的旅客大聲喧嘩,還隨地吐痰、丟垃圾,遂上前勸阻, 要對方顧全公德,放低聲量,免滋擾其他遊客。豈料中國領隊反指:「中國遊客哪裏不好?台灣也是中國的!」雙方一言不合即大打出手,兩名旅遊團成員隨後加入戰團。陳稱被對方壓在地上打,還拿起石頭猛砸。他只能用手護頭抵擋。 
    國民出境旅遊,從正面價值說,是民間親善大使,可增進國際瞭解,樹立本國良好形象。上述事件中的中國領隊說,台灣是中國的。這一來他們不是出國旅遊,那就更要給分治中的台灣同胞一個好印象;惟他們的作為卻背道而馳,惹人厭惡之外更散布仇恨,實質是在拆他們所謂「統一大業」的台。 
    香港的「垂鑑」正是這樣。在不少香港人尤其年輕人心目中,中國大陸人是「蝗蟲」,實在和大陸自由行遊客不文明表現脫不了關係。不久前有三百名港人跨海在台灣《自由時報》刊登廣告,內容之一是「抗融合反赤化」,「大量自由行旅客肆虐香港,破壞香港文明和秩序,港人生活空間愈見擠迫」,主導其事的港人、環保觸覺主席譚凱邦說,他去台灣目睹大量陸客在日月潭等多個觀光點非常嘈吵,他直言台灣被「攻陷」了。這廣告在台刊登後反應熱烈,再加上陳立倫被毆,更是現實見證。 
    即使是距離比較遠的法國,也傳來巴黎羅浮宮捉到很多遊客使用偽造門券入場,他們都來自中國。初期假門券印刷粗糙,容易發現,後來製作得幾可亂真。法國警方甚至查獲一個寄自中國的郵包,裏面全是羅浮宮的假門券。 
    按常情常理,有能力從中國飛去巴黎旅遊,必定具備相當充裕的經濟條件。花了那麼大一筆錢作旅費,卻要省下微薄入場費而違法行使偽造門券,此中顯示的自非經濟問題,而是做人的品格問題。一個人這樣做是個人問題,人多到使用郵寄假門券,更可以說是一個族群的問題了。 
    以前的人說「發財立品」,又說「衣食足然後知榮辱」,以在盧浮宮行使假門券的中國遊客來看,似乎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他們發了財,衣食富足到可以歐遊,卻做了令民族丟醜的事。如果我們用一點逆向思維,大抵應該倒轉過來懷疑,這些中國人之所以能夠衣食足、之所以能夠發財,正因為他們沒有榮辱觀,不知恥之故。 
    很多人以為這不是中國民族性,只是中國在文化大革命後,道德淪亡故。那是錯誤想法。其實是毛澤東時代,人人均貧,月入只有數十元人民幣,不可能去巴黎旅遊,自然也不必用假門券。 
    林語堂在上一世紀30年代到歐洲旅遊。他說,巴黎的電車、公共汽車等,每個車站都掛著印好的紙簽號數,乘客到站候車時,必須先取得紙簽,等車到站之後,按著號數先後上車,秩序井然。如果有人不理紙簽上號數強行登車,車上售票員必定不客氣把他推下車去,並大罵Quels Chinois,即「甚麼中國東西」。 
    又如一個演講會,有人喧嘩嘈吵,即使吵鬧的不一定是中國人,法國人也會罵「甚麼中國東西」。中國人成為劣等民族的通行標誌,林語堂為此覺得抬不起頭來。今天如果他仍在生,頭更不知道要低到甚麼地方去。

5 則留言:

Jin Lun 說...

在洛杉磯我盡可能不光顧華人的酒樓,士多、一元店,

甜餅餐廳,十華九騙,給他五十元,他當二十元,給他

二十元,他當十元,給他十元,他當五元,給他五元,

他當兩元,十華九騙,共騙我近七十元,我永不再光顧他。

匿名 說...

左X膠又會話你 "歧視" 整個族群, 除非 " 所有中國人 "都是爛的, 左X膠的 "歧視論" 才會收工

但左X膠買橙, 十個有九個爛的, 左X膠還會幫襯嗎 ? 直至十個有十個都爛, 才罷買嗎 ?

十個有一個爛的, 左X膠已經呼天搶地, 一定要你換橙了, 左X膠歧視啊

匿名 說...

chinois 在法語裡,還可以是形容詞:難以理解的、極其困難的意思。

匿名 說...

中國民族性有許多差劣之處, 但人中龍鳳估計百中有一二, 然而, 經過中共數十年的調教, 大陸的中國人比前更為差劣, 道德近乎徹底淪亡, 例外者萬中或有一二.

匿名 說...

在盧浮宮行使假門券的中國遊客,中國人的行為是各國中最cheap的,連這些費用都呃,差過很多較窮的國家,有錢的也只能叫做富有的蝗蟲